字体 -

题记 “坐卧常携酒一壶,不教两眼识皇都, 乾坤许久无名姓,疏散人间一丈夫。 ”

皖南不等于黄山。

我承认,黄山是皖南山系中的美女,但她早在旅行社的诱惑下沦落风尘,你看那满山的狂蜂浪蝶,不过名妓也有她的好处,会把你伺候得舒舒服服–吃住都搞定,旅游跟线路,不过大家的感受都差不多,好像吃麦当劳,永远一个味道,有没有想过背包自助游皖南?无导游,无标准间,无空调车只有一个背囊一顶帐篷几个朋友少许干粮……

火车坐到安徽绩溪,再换车至胡家,“徽杭古道”的传说就开始了!

清凉的皖南让人暑气全消,入骨的清意让“鸢飞唳天者望峰息心,经纶世务者窥谷忘返”,端的是一派青山绿水,鸟语溪声,鞍马劳顿红尘俗事先放在山外吧。顺着青石板路一路行去,感受当年徽商辛劳的足迹,倾听从历史另一端流来的溪水足音,口渴就低头享受一下生饮的乐趣,(在秦淮河边你敢吗?),这就是当年盛极一时的徽杭古道,徽商就是从这里将东东运进杭州,英王陈玉成就是从这里攻入杭州,今天我来也!

路边几十里也没有人家只有绵延的皖南和皖南的静谧,如果死胖子不是一个劲地喊累,会更加静谧(王子友情提醒,东东不要背太多,但要带块胶布封上煞风景的嘴)。

古道废弃许久了,少有人来,莫道闲情抛置久,而今迈步从头越,何时无山无水无朋友,但三者相凑,难矣哉,加上没时间此乃四大不爽也。主人何谓言少闲,调休病假双休日,与尔同消万古愁!

走在秋风万里之中,没来由的一阵豪情一阵怅惘—生命应该是这个样子,静静地回归没有喧嚣的世界,只有这个刹那才能感受到心中最不舍的一个个瞬间—我原以为以经淡忘的岁月在风平浪静后是这样浮浮沉沉浮上来,这种感觉依然会让回忆充满痛苦的甜蜜,在这“过故道十里,尽远山青青”的旅途上,感觉皖南更象感觉自我,生命有时会在你漫不经心的时刻让你因领悟而落泪,哪怕,只是一个刹那……

在青山翠谷中走一走,才真正感觉到腿脚的存在,我走故它在,当走到舌头不由自主往外吐的时候,您一定已经走到逍遥乡了,听听这名字您也没白来。古人总在体验过生命后留下种种标识,让后人在恍然大悟中与我心有戚戚焉,这个地方只能叫“逍遥”,好象“快活三”只能在泰山。

所谓“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在清风过耳时,风中轻诉的,是谁不离不弃的孤独,这种感觉到了极处便成了“超越人类六千英尺”的平静与淡漠,静卧山中,笑看天外云卷云舒。现在我就卧着哪,走了那么远,终于到了这个叫 “上雪堂” 的地方,多美的名字,流水帐记到这里忍不住要说两句:你往左边看,平地拔起一座150米高的陡壁,你往右边看,一个巨大的草坡,你往前面看,群山连绵,你往上面看,不知你会看到太阳还是雨点,你往下面看,一双脏脚丫。陡壁是徒手攀岩的天然场所,但如果你的胳膊没我的小腿粗,请勿尝试,同行的豹子好像有个备用电源,一点不累,这会儿正爬在离地100米的地方,他本来想玩速降的,可绳子只有50米,降不下来只好攀回去,看着都刺激,可惜我的镜头倍数不够,只能拍个大全景了。

大草坡是上帝创造动力滑翔伞的地方,如果你见过这项运动,安啦,就是你想的那个样子,还要开阔一点。如果你什么兴趣也累没了,这里还有一个国际级小树荫–睡觉总有兴趣吧。大梦谁先觉,平生我自知,雪堂秋睡足,山外日迟迟。

小睡片刻,继续狂奔,可惜时不我予,只能直奔浙基田,(闻名遐迩的清凉峰是无缘得见了),看到这个名字你也猜到已是浙江了,这里乡情纯朴山明水秀,皆因交通不便,所以背包族会被土著围观,不过你放心,他们不是猎头族,也开化很久了,至少见过了三拨背包族,所以你也没机会拿玻璃球换黄金 皮毛什么的,但去小店买点酒还是不坏的,山泉酿的酒啊。

夜宿帐篷前我们还有一个篝火晚会,死胖子大显神通,一通酒令划下来大家对他的景仰已有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又如抽水马桶一拉而不可收拾,再玩一把“007砰”,满天星月已无法和死胖子争辉,他甚至毒害了纯朴的山里娃–第二天我还没醒已听见孩子们在说“007砰”——救救孩子。

既然醒了就让我们去爬瀑布吧!

方位:银垅坞

目标:18龙潭

装备:越少越好但登山用品要有

这里的瀑布和那些霸气的不一样,它顺山势而下,停留了18次,17次都是落差不大的,跣足提鞋而过,缎子一样的冰凉的山泉从趾缝间流过,在看似湍急的流水中大自然一定给你留了一个落脚点,如果你相信你就能爬上去,河流底下的石块是长满青苔的,那种温软腻滑的感觉一直渗透到心里,水边的山石被水流浸润得充满灵性,迎合着步伐把来访者送向高处,张开两手,小心翼翼地在清澈的山泉中前行,同行的哥们性子急,扑通一声跳下水,一只青蛙四条腿,偶尔水陆两栖一下也满开心的。

爬上一个十多米的瀑布后,只听得前头水声大作,抬头看处——可了不得,(不是岳家军到了!)一条飞龙挂前川,一时间众人默然无语,白云无心水自流,施施然这般从容,时人谓之“万物静观皆自得”也,沧海桑田,你我只是此刻的过客,山水皆无主人,唯有闲者得之,有趣者享之者也。此处颇似风云中郑伊健“倒卷瀑布”之练功所在,老夫横行天下,为何小郑练得,我练不得,于是照了一张酷照,准备做主页之用,爽吧。

当我立于瀑布之下,巨大的冲力令我豪气顿生,气运丹田,游走奇经八脉,存想玉枕,直冲掌心,长啸一声,双臂猛举,您猜怎么着–Nothing Happened!现实总是让我这样的失望,好在我还有梦想。荀子讲过一个故事:一个长工很穷但很快活,他的波士很富但不快活,因为长工晚上梦见自己是发了财的长工,而波士梦见自己是破了产的波士。世事祸福所倚,得不到所以才有梦想,每念及次,心头鹿撞–不会一辈子当长工吧。看来豁达还不彻底,惭愧惭愧!

在无名瀑布下煮上一壶清茶,咕嘟咕嘟喝下去,真的可以体会牛饮的乐趣,前提是你要背酒精炉上山,妈的好沉。

晚上睡在瀑布边,清风徐来,水汽湿重,但一点也不影响我躺在帐蓬口看星星,看月亮,其时群山四合,明月渐升,同行的人在十多米外围坐篝火边聊天,笑声歌声不时远远传来,好象在很多年前有过这样的一个夜晚,也许故事的主人已被置换,但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在同样的季节走过同样的路,留下同样的怀念,如果和昨天一定要道别就在这里吧,在这个清风明月如斯的夜晚。悲悲喜喜在多年后又是什么呢,也许是杯中起起落落的叶片,也许是唇边反反复复的名字,也许只是山水间深深浅浅的薄雾,一片一片……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