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唐开边,功名万里,甚当时,健者也曾闲。”虽尚无“冯唐易老,李广难封”之虑, 每念及此,亦是“窗外斜风细雨,一阵轻寒”–写在快乐边上 乌鲁木齐 一个人走在乌鲁木齐车来车往的街头,心中没来由地一阵恍惚,似乎轮回中的每一点印记都与这个城市无关,结缘正是这一生。想想几十分钟之前在舷窗中看到皑皑雪山共层云一色的心动,早已化作“渺万里层云,千山暮雪,只影向谁去”的长…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