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位看官,笔者行文至此忍不住插一句:“陈兄家洛只见空空香塚,可悲可叹!”他,他,他被乾隆骗了!香香公主者谓谁?香妃者也,香妃者谓谁?伊帕尔汗也。若有人再问“伊帕尔汗者谓谁”–香香公主也!(本公子为何在此闲闲叉开一笔,后文自有分晓),咱们花开两朵,各表一枝,且不说阿冲如何在香妃墓前追今抚古,慨叹不已(糟糕,说漏嘴了)。 还是先说说艾提尕尔清真寺吧,据说这…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