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返回喀什的路上,尽管车子有点小毛病,不时停在对汉人来说极危险的地方,但有人总比没人好,哪怕是敌人,这就是我劫后余生的一点感触吧,在喀什住下,真是一身轻松,和著名导演***的夫人阿姨一起推杯换盏,我俨然成一个独闯昆仑的英雄青年,真是国之栋梁啊(我真忍不住频频崇拜自已啊),几顿酒喝下来,不得不对着镜子问一句: “贵姓啊?”还是姓冲。 疯狂采购完毕,便归心似…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