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后,爸爸妈妈去了林泉处串门,店里没几个客人,估计老巴依一个人就能搞定,我和萨布里娜对视了一下,彼此心领神会地溜回了家。谢廖沙还在学校,安静的三居室,只剩我们,快乐得就象两个逃课的小学生。 公寓的大门“砰”地在我们身后关上,我们是历经尘劫波的亚当和夏娃重回伊甸,欲望不再只是心底奔腾的岩浆,而是从皮肤下,从交缠的唇齿和身躯上,从粗重的呼吸间释放出来。在…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