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爸半懂半问地听我跟老语言学家聊天,晚上收工,和我坐下来吃饭的时候,让我把他的论调翻译一遍,听完,不禁怒火中烧——噢咿噢咿,你个皓首匹夫苍髯老贼,也敢在我堂堂中华儒家思想的千年传承前狺狺作吠,自己也就是一个穷途末路的说拉丁文的老混混,居然对我中华文明的伦理道德说三道四武装挑衅,他那套理论不过是在为他自己失败的人生找个注释!(幸亏爸爸未能当面用英文…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