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他们带去加东的,是两盘我以为已经消了磁的旧素材带,没想到原来的信号还在,更巧的是,爸爸妈妈回程路上无聊的时候看录像回放,无巧不巧,去加东拍摄的磁带结束在某一个位置上,结果看到了原来的磁带上,该死的林泉在嬉皮笑脸地问我那个俄罗斯脱衣舞女怎么样了,什么什么的——我问候林泉无辜的大爷一百遍,一百遍! “我肖家历代不敢说诗礼传家,可也是清清白白,你就算出…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