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国两年多,在外婆的手还剩一点点温度的时候,我和爸爸妈妈赶到了家,我亲手给她合上了眼睛,大家说婆婆最喜欢我,这是让我给她送终了,我愿意真的是这样——她第一个在人生的入口处迎接我,我在人生的出口处最后一个送走她…… 如果我一出生就有记忆,我应该记得外婆是用怎样的激动和快乐在产房门口迎接我的到来,她的怀抱是我离开母体之后的第一个宫殿,而带着她体温的旧棉袄就…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