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王子这个喜欢深更半夜打电话的朋友,大名郭品章,不可小看,他乃是名人之后,如果你读过两本风水书,你不可能没看过这个名字——郭璞!传说中的这位郭神仙,乃是东晋著名学者,文学造诣不凡倒也罢了,更是道学术数大师。因为这个原因,郭兄弄点疯狂行径,总能得到大家原谅——人家是神仙后人嘛。     让这位神仙后人如此激动的是什么呢?原来这位皓首穷经的书虫,居然在藏于南京师范大学华夏图书馆的孤本图书中,发现了南京城的建成秘密——南京城是刘伯温按照全天88个星座建立的!——这个爆炸性的发现,就像后人对着达芬奇的古怪签名百思不得其解,有一天有个人把它对着镜子一比划,啊,原来,他的签名得这么看!     那么小神仙郭兄的理论是怎么样的呢?他无意中,在古书中发现,明朝在说到今天南京锁金村一带的时候,用的词汇居然是“贯所”,书中暗表,这“贯所”在古文中制的是天宫中的“天牢”,而对着书一查,今天的锁金村所在,居然就是当年锦衣卫关犯人的地方!

  嗯,天宫,天牢,       南京,监狱,

  一道闪电,划过了郭小神仙的大脑皮层——难道南京是照着天宫建的?这多半是巧合。他决定再去对应一下别的,从哪里入手呢?看看著名的明孝陵吧。明孝陵坐落于江苏省南京市钟山南麓玩珠峰下。明太祖朱元璋和马皇后合葬于此(据说是,但我肯定生性多疑的朱皇帝没葬这里),但是无论如何,这是处南京的风水宝地,按说既然是皇上的安息之地就该暗合天宫中代表生死轮回的北斗七星,古书中有“北斗司生司杀,养物济人之都会也”的说法。他颤抖的手拿着图这么一对,您猜怎么着,他真的把这几个地名对了上,从大金门暗对的天枢星,直到宝顶暗对的摇光,其余天旋,天玑,天权,天衡,开阳众星无不于各地表建筑丝丝入扣。于是,拼图游戏从此开始,又陆续找出了代表紫微大帝的所在,又找出了马房所在。。。。。。南京的古地貌对应天宫布局一一对上,他在众人司空见惯的南京地图上,找到了一个依然存在的风水密局!

  可是他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无人分享,快憋死了,于是抄起电话打给了我。

  我跟这位终身未娶童颜白发的郭兄的相识也颇为有趣,我曾作为电视媒体代表参加一个拍卖会的预展,刚走进去就听见有个破锣一样的声音在说,   “这个兵器古时候叫锏,你们看上面的吞口处,这就是龙生九子中的狴犴(音毕岸),传说它最憎恶罪恶的人,常饰于兵器刀环,剑柄.。”   这位正在满嘴跑火车的专家,就是郭神仙。当时他说完,大家啧啧称赞,我刚进门听了却撇撇嘴,大大地不以为然,郭神仙看了一愣,却也不动声色,在场间休息的时候,他大模大样地坐在了我的对面,   “这位怎么称呼?我们好像没见过吧。”   我拱拱手, “好说,郭大师,我叫田冲,电视台记者。” “你认识我?” “我跑文物局这块刚两个月,到处听到人说你,神仙之后,久仰久仰。不过。。。” “不过什么?” 我当时很犹豫,因为我这个人语言快过思维,老是得罪人,不知道该不该说,想想还是不吐不快,于是拖着凳子凑近了神仙, “郭老师,您刚才好像有个口误,我记得兵器上那个龙好像是叫睚眦(音牙自),就是“睚眦必报”那个,因为它生性好杀,嗜杀喜斗,所以常饰于兵器刀环,剑柄上,至于您说的那个狴犴,我记得该刻在监狱的门楣上。” “年轻人,不可能。你回去查查书,你肯定错了。”   郭大师脸皮有点发紫,我笑笑,不争了,递了张名片过去,小声说,   “我家工具书不全,如果哪天您得空查了,麻烦打个电话告诉我结果。”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