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郭品章最是觊觎的是我外公珍藏的一副怀素的章草帖子,怀素是唐玄宗时代的和尚,据说他喜欢饮酒,每当饮酒兴起,不分墙壁、衣物、器皿,抓到什么写什么——这厮便是唐朝的行为艺术家吧?疯归疯,他的字是真好,绝对是继张旭之后的又一大草书家,有“颠张醉素”之称。古人评价他的字是“援毫掣电,随手万变”。外公这个帖子可珍贵了,外人听说过的都不多,而且内容写的居然就是郭品章的老祖宗郭璞的游仙诗: “逸翮思拂霄,迅足羡远游。 清源无增澜,安得运吞舟? 珪璋虽特达,明月难暗投 。潜颖怨青阳,陵苕哀素秋。 悲来恻丹心,零泪缘缨流。” 其字疾若奔马,就算完全不懂书法的人也会觉得象壮士拔剑,神彩动人!

  我曾被外公逼着临了一个暑假这副法帖,自己觉得很是得意,就弄了副自己觉得仿真度最高,最满意的挂在自己的书房墙上,不幸被老郭看到,被他阴险地一夸,我没忍住就谦虚说, “比原帖差了不知道多少”, 这下好,被他发现漏洞,一步步逼出下文,他当时口水就有点往下滴,死活搅着要看原件,50岁的人了,那意思,为看一眼都能给我跪下!可是那是外公秘不示人的宝贝,真正的原件,不但躲过了“破四旧”,而且连他原来故宫博物院,一起搞裱画十多年的老同事都没一个人见过,品章兄这个要求真让我难做。

  “你都别说看一看,我怕我外公听说我告诉别人,都能活吃了我啊,老郭。”我悔得要哭。   郭神仙眼珠一转,不逼我了,反倒请我周末去他家玩。   “神仙洞府”就在南京城南××巷一个普通的院子里,你别说,那么不修边幅的老郭,这个院子倒是打理的花团锦簇,墙上爬了好多漂亮的九重葛,红的粉的黄的,跟院子里的几块形状特别的大石头一搭配,还挺错落有致的,我夸老郭, “行啊,大哥,生活有真情趣啊。” 郭神仙来劲了,微微一笑,倒指着自己身后的屋子, “可你知道这是老城南著名的凶宅吗?” 没头没脑的问话弄的我一愣, “你不是因为我没答应给你看法帖,准备来威逼利诱吧,这会是大白天,你吓唬不了我。要想绑票你也省省,我打赌我外公要帖子不要我。” “你别紧张,你大哥我也是个守法的好公民,可是你知道这个屋子的几任东主都死于非命吗?15年间,住在这里的人先后有不下5家,家家都是没住进来多久就有人死,而且都是死于横祸。” 一股冷气从我脖子后面升起来, “这么凶的宅子,你还敢搬进来,真是老寿星喝毒药,你活的不耐烦了呀。” “废话,我不是有金刚钻,怎么敢揽这个瓷器活!我实话告诉你,这里是风水有问题!” “得了吧,风水都是骗人的,你都说了,孙中山葬的那么好,国民党还不是给撵到台湾去啦?” “那事不关风水,我改天再跟你讨论,可是风水是真学问,不是你说的那样。就拿这个屋子做例子,我搬来的时候谁都不肯住,个个说它是凶宅,错不错呢?不错,它是真凶啊!你看屋子后面有什么?” 我往后面看看,两栋高高的大楼啊, “你是说太阳都被挡住啦?” “你的观察就是外行的观察了,你难道没看到两栋大楼靠得很近,而中间一条狭窄的空隙正对着这间屋子吗?” 他一说,还真是,难怪觉得哪儿有点不舒服呢。 “这个就是风水上说的——天斩煞!煞气从那个一线天直冲过来,无遮无挡,正好碰上宅基西向,加上是“山泽损”的卦相,没有血光之灾倒怪了。” “那神仙老大,你又怎么没事呢?” “这就是我要告诉你的关键了,你家有传世法帖,我郭家也有传世秘法——风水的破解法,你看我满墙的九重葛和院子里的大石头,你只是觉得好看是不是?其实它们才是凶宅变吉宅的关键所在,没它们,你拿刀架在我脖子上,我也不肯住在这儿!” “啊呀,高人啊,详细说来听听呢?” “想听?当然没问题,弄高兴了,我都能教你几手呢,可是,我忽然忘了我家的书放哪儿了,不过看看你家的怀素真迹,那么一激动啊,我多半又想起来了!”

——这样的神仙太让人严重鄙视了,没仙风道骨也就算了,还玩讹诈!什么素质!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