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郭神仙看我象一个真正的共产党员一样,不为所动,换了副口气, “我又不是要偷你外公的宝贝,只是想看看罢了,那可是我老祖宗的诗呢,怀素的字是不错,可是我老祖宗也有一半的股份呢。”   “你这套迷信的陈腔滥调,还不是跟测字一样,临时现编,或者弄点似是而非的话来蒙人呗,不说就不说,我也不稀罕。”我的记者生涯教会我如何以退为进,果然郭神仙急了,   “什么迷信?风水怎么是迷信呢?那是我们中华文化的宝贝啊!中国到你们这代真是完了!你们什么都不明白,还什么都不信!我告诉你,风水的本质是“气”,那是生命之根本,“气”是由周围环境中的各个物体在时间和空间上所占的“序”所决定的,改变了这个“序”,就会改变风水环境,所以风水学是环境学,是生命学,是地道的科学,而绝不是迷信。”   郭品章本就红光满面,这下一急,头上的青筋都暴起来了,不行,我得给他添把小火,   “你老祖宗郭璞我是景仰的,每次去玄武湖公园玩,我还都去看看他老人家的衣冠冢呢,可是在我看来,他的文学成就比什么术数玄学成就大多了,他注释的《山海经》,《辞海》或《辞源》什么的,我是很佩服的。可后人说起风水,谁不说赖布衣,杨筠松,蒋大鸿什么什么的,你还别不高兴,我还真没听谁说郭璞怎么怎么了。所以他的宝典什么的,恐怕也高不到哪里去。”   果然,郭品章火了,   “先祖,那是风水的祖宗,你个黄口小儿知道个屁!赖布衣,杨筠松之流怎么能和先祖相提并论,荒唐!米粒之珠岂可与星月争辉!先祖的黄歧之术不在坊间流传,那是你们没福气看到,可不等于没有啊。”   看到他这副劲头——这个宝典九成九是真的。我开始琢磨是不是当回不肖子孙,也换个学学这神仙术的机会。抬头一看,老郭捋着他的神仙山羊胡气得直喘,算了,这火候也别过了,   “来来来,老郭,你的年纪都能赶过我两圈了,怎么还跟我一般见识,我这是童言无忌呢。你们家饭桌在哪儿呢?不能说你们凶宅都没饭桌吧?呵呵,咱们别这儿戳着了,我买的熟菜搁哪儿呢?”   老郭气哼哼地把饭桌摆到了院子当中,他是南京盐水鸭的忠诚粉丝,再加上绿柳居素菜,和刘长兴的“美人肝”和两瓶二锅头,一老一少,两个“各怀鬼胎”的家伙,坐在这个“凶宅”的院子里,晚霞满天,面对满眼深深浅浅的九重葛,举杯相邀,盛夏的暑意顿消。郭品章老先生吃着我的,喝着我的,终于良心发现,决定将点故事缓和下气氛,

  “说起来,咱们南京城南×××巷也是个好地方呢,传说当年大明江山天下初定,这条巷子里出了个姓沈的员外,此人行善积德,积累了无数功德,可是儿子就是给他添不上孙子,一家人什么招都使了,可是无效啊。这一天,他养了多年的大黑狗从风雪中拖回一个冻僵了的道士,沈员外赶紧让家人救活了他,这个道士在他家住了三天,临走时候,跟沈员外一阵耳语,然后在沈员外全家的恭恭敬敬的送别中,仰天大笑出门而去。没几天,家中传出一好一坏两个消息,一个是儿媳妇有喜了,一个是沈员外病倒了。沈员外倒也坦然,告诉儿子自己将在九个月后不久于人世,人有生老病死,看淡些,但是他的后事要求颇为奇特,一是要求儿子在侧厢房腾空房间,在他死后,把他用芦席卷上,头朝下倒放在侧厢房的门后立着,然后锁好房门不得让人进入,七七四十九天之后,再打开房门收敛安葬。另一个要求是善待大黑狗,包括留好大黑狗用的狗食盆!

  儿子含泪答应,虽然心中莫名其妙。说也奇怪,九个月后,沈老员外果然在他说的日子故去了,家人早有准备,按照他的遗嘱,将他遗体放好。可是从老员外去了的那天起,大黑狗就爬上了侧厢房的屋顶,不吃不喝,彻夜悲啼,弄得怀孕即将临盆的儿媳妇心烦不已,整个没法睡觉,成天要求丈夫弄死它。   再说明朝宫廷中,那位半人半仙的刘伯温这一日忽然眼皮狂跳,赶紧起来起了个卦,觉得大事不好,又出来夜观天象,居然发现一颗明亮的客星在咫尺中直犯紫微——这是朱家天下将有外姓人代之的冲煞之相啊!赶紧报知朝廷,朱皇帝一听,这还了得!查!   当晚钦天监不敢懈怠,又来观天象,想知道客星具体方位,可是你猜怎么着?那颗星不见了!刘伯温百思不得其解。     话说沈员外家中,那个孝顺的儿子给弄得两头为难,一边是老爹遗命,要他善待大黑狗,一边是枕头风,要他弄死大黑狗,天人交战,儿子决定听活人的。拿狗食盆装满好吃的,引饿了个把月的大黑狗下来吃,可大黑狗完全不理睬,沈公子只好当晚上房打死了大黑狗!

  皇宫中,刘伯温正在对着夜沉沉的都城发楞,忽然见到前方黑气散去,天子之气直冲斗牛!——祸端居然就在南京城里!在第一时间里,朱皇帝的军队就杀到了沈员外的家,带队的正是刘基先生!不顾沈公子的惊慌和将要临盆女人的哭叫,刘先生直奔天子气最盛处的侧厢房,这已经是第四十八天了,一脚揣开房门,却见屋子里空空荡荡,刘伯温毕竟是刘伯温,猛的转到门背后,见到芦席卷,伸手一抽,却见地下只剩了一双脚,其余部分已经没入了地下,让手下将士赶紧往外拉,拉扯间,隐约小腿往上都见金色龙鳞闪烁——除了脚的部分俨然已经化龙了!人当然是拖不过龙的,一声霹雳,龙身人脚俱钻入了地下。屋外同时传出妇人一声惨叫,和婴儿啼哭——金龙转世了!

说到这里,你肯定已经明白,那个道人前来沈员外家,乃是为了布下一个风水阵,如果沈公子再多坚持一天,不弄死化作黑云掩盖天子之气的大黑狗,老员外的化龙计划就能实现了,他如果投胎作了自己的孙子,那就是金龙转世成功,朱家的天下就要姓沈了!不过可惜,在最后关头被刘基破了!不过刘基也知道自己虽然破了这个风水阵,但是这个孩子命中该有富比王候的财产,凡事不能做绝,否则天谴必至。既然他已化龙不全,当不了皇上,自己也见好就收吧,于是回复朝廷,就说问题已经解决了。但朱皇帝何等样人,杀功臣尚不手软,这样的后患岂可不除,到底还是没放过这个孩子!田冲,你能猜到这个孩子的名字吗?”

“我猜,他叫沈万山。”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