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倒转》

爱米不见了,可是以趴趴为中心的嘎纳还在转——大家都被爱米、这个最终剪辑师下的黑手镇住了——一定是为了钱,她把艺术、把中国人的尊严出卖了!正在剧组大眼瞪小眼之际,忽然飞翔在嘎纳海滩上空的“板砖村”射出一道红光,把趴趴包裹在里面,通过在她身上还没取下的麦克风,全球响起了这样一个声音“恭喜玩家趴趴完成系统任务:扬威嘎纳,获得经验值1000000,习得精灵终极法术:幻境术。”

红光闪过,趴趴长大了一圈,整个世界还没回过味来,她做了个决定,用自己的血肉之躯为引,施展这个超耗能量的法术,来扭转爱米造成的影响,这,是为了中国人的尊严!她在众目睽睽下展开了羽翼,飞到半空,开始了密咒的吟唱。。。。。。

在太阳系外,我们看到,地球以嘎纳为中心开始闪出一个巨大的光环,地球开始倒转!

多伦多,尼亚加拉瀑布开始倒卷,

日本球场,扔出的棒球飞回了球员手中,

纽约,街头混混插入行人身体的刀又退了出来,

米兰,模特倒着走回了T台的尽头,

嘎纳,阴暗的酒吧里,爱米眼睁睁看着二十九个银币又回到了别人的手中,

。。。。。。

更重要的是嘎纳的电视节目被中断并倒卷了。

虚弱的趴趴越过空中滞留的飞鸟,绕开泼溅空中凝固的咖啡,拨开电视转播室里定格了的工作人员,用尽最后的力气,把爱米加进广告的版本换成了赞助商的广告,并把被污染了的拷贝化成了轻烟,然后挣扎着回到了板砖村,砰地倒在了她曾深深爱过的土地上,她的脉搏停止了——她,停博了。

当世界的秩序恢复正常,大家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有心中全是愧疚的爱米知道了故事的一切,她向村民们坦白了一切,在大家的举手投票后,决定通过爱米的倡议——让她来发动古老的“诸葛遗术”——禳星,为趴趴延寿!

板砖村临时飞到了灵气充沛的希腊克特里岛上空,大新施展矮人制造术,建起了七星坛,当天夜里,满天繁星,爱米披发仗剑,登台作法,趴趴躺在七星坛上,全无知觉。爱米咬破舌尖,倒念“大悲咒”,开始祈禳,天上司命的北斗七星开始闪烁,忽然一阵黑云飘来,遮天闭月。众人大惊,爱米独自一人在台上苦苦支撑,未几,黑云散开,北斗七星赫然已斗柄西横,遥指天极。爱米再也坚持不住,晕倒在台上。

“哎哟。。。”正在众人抢上台去看爱米时,地上早已没了声息的趴趴醒了过来。没一会,爱米也悠悠醒转。大家高兴极了,开香槟庆祝起来。

觥筹交错间,村民们都喝高了,谁也没发现,再次醒来的趴趴,脸色苍白,脉搏其实依然没有跳动,微笑着面对众人的趴趴,慢慢转过头去,两颗虎獠牙慢慢伸出了唇边!

×××××××××××××××××××××××

《踏破富士山缺》

5月的嘎纳,春光明媚,板砖村民们心情大好,既扬威嘎纳,又没有失去天才趴趴,也帮爱米重新找到了财富和人格的平衡点,在远方的倡导下,大家决定组织起来,同游威尼斯。春天的欧洲美极了,三五成群趁着刚朵拉,在威尼斯四处闲晃。让大家没想到的是,他们已经在电影节上成名了,名人也有名人的烦恼啊,狗仔队无处不在!把大家逼的分开了。

暗黑骑士东东和凌波仙子一路,两人游玩到圣马可广场,只见因为地球海平面上升,湖水已经浅浅淹没了广场表面,行走其上,远看真若踏波飘飘而行!仙子来了兴致,扯下脖子上的丝巾蒙上了东东的眼睛,号称“多伦多帅舞王”的东东蒙着眼睛,带着仙子在广场上凌波微步,翩翩起舞,跳起了探戈,意大利人全看傻了,还是狗仔队反应快,把也在威尼斯游玩的《闻香识女人》主演艾尔帕西诺请来欣赏,可怜的老头看到他们一曲终了,用战抖的嘴唇大叫一声,“既生意大利,为何又有中国人?”当场人事不知。

在爱米的乱点鸳鸯谱下,MAHU和王子一起坐在了下午的刚朵拉上,徜徉在威尼斯密如蛛网的水道中,MAHU很困难地将她习惯的对眼分开,脉脉含情地看着王子:“今昔何昔兮,得与王子同舟。”

06.jpg 

波斯王子很礼貌地压住了喉头涌起的食物,用一个微笑表示了感谢。MAHU忽然又一跃而起,“王子,你看我象谁?”在空中摆了一个“S”型——除了芙蓉姐姐还能有谁?

王子再也忍不住,趴在船边吐了个痛快,吐完回头抱歉地看着MAHU,“我今天好象有点晕船。”MAHU很通情理地扶着王子下了船,上岸时,风吹起了她的衣角,王子忽然发现,MAHU的招牌马甲居然从黑变成了蓝色!心里咯噔一下,当两个人来到桥边一个露天咖啡座的时候,没等王子开口,MAHU就给王子叫了杯Cappuccino,她神秘地说,“Cappuccino咖啡最能抓住天蝎的矛盾。两断式口感的Cappuccino舌尖初遇的是甜美新鲜的牛奶接下来变成魔鬼般强烈的Expresso三分之二的意大利Expresso咖啡,面上是三分之一以蒸气打泡的新鲜牛奶,还可以撒上少許迷人的肉桂粉。”王子接了过来,微笑着没说话,当MAHU端起自己的那杯时,王子忽然扔掉了咖啡,一把捏住了MAHU的喉咙,MAHU的咖啡泼了自己一脸,“王子,你疯了吗?”

MAHU在哪儿?你把她怎么了?”

“你,松点手,我喘不过气,气来,我,我就是MAHU啊。”

“你装得很象,可惜你犯了几个错误,一,MAHU的对眼是分不开的,二,她最讨厌的就是芙蓉姐姐,三,她的马甲是黑色的,四,她知道,我从不喝热咖啡,你到底是谁?我数三下,你不说实话,就一辈子要靠人工喉咙说话了。”

忽然一旁的两个服务生扔掉了毛巾和外套,两把武士刀劈了过来,王子被迫松手后撤,假MAHU大笑鼓掌,附近意大利人慌忙逃命,

“没想到,我这般心思依然被你看破。不错,我不是MAHU。”

说着她摘掉了人皮面具,

“大日本国织田信长座下‘浅草流’忍术第一,雾隐雷藏。”

另外两个小子也一口流利的中文:“浅草门下,服部千军。”“浅草门下,猿非日月。”

“本王子好有面子,东瀛浅草三大高手一起到了,有什么可以帮忙的吗?”

“我们久仰你的‘波斯密术’,想请教请教。你赢了,MAHU还给你,你输了,连命带密术一起留下。”

“你喜欢密术,看好了。

大威天龙,释尊地藏,般若诸佛,喏咪嘛嘛哄。”

波斯王子撕裂外衣,皮肤上的护法金龙破体而出,绕体盘旋,王子盘腿坐下,双手结“不动明王印”变“金刚伏魔印”,大喝一声,金龙受了加持,奔向三人。三人大惊,运起“八歧大法”,建起结界,苦苦抵抗,但龙吟之声,震慑寰宇,结界越来越小,终于崩溃,金龙一掌一个,劈死了服部千军和猿非日月,狡猾的雾隐雷藏想借东瀛遁术逃走,王子收回金龙,重新变成文身,哈哈大笑,“你东瀛遁术不过是我五行遁法的皮毛,不信你就试试。”

雾隐雷藏水遁、水被冻结,火遁、火点不着,仓惶下木遁,刚在旁边的树上一露头,便被闻讯赶来的远方封印在了树上,只有个脑袋在外面。王子哈哈大笑,借过远方的闲情刀,在雾隐雷藏的脑门上刻下“踏破富士山缺”,让他滚回日本去。雾隐雷藏忽然看到了人群里的米罗,刚要说话,被米罗一个“天蝎神针”结果了性命,他的目光中满是不甘。

王子从忍者的笔记中发现了MAHU的藏身处,竟然是在威尼斯最火爆的妓院————————————————————————————————————————————的地下室里,MAHU激动得一头扑了上来,王子从身后拽来了大新,MAHU和大新抱在了一起。

××××××××××××××××××××

AV女郎平权会会长——大新》,应保护下一代协会要求,此处删去2万字

××××××××××××××××××××

《阿妍的拿手菜——青蛙红烧鱼》,这道菜被米罗买断了,也没的吃。不过米罗追求力量,修习“魔神宝典”却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了。

××××××××××××××××××××

《灵力塔×不死的爱人》,这段发了,我的ID也没了,博客管理员看我不爽很久了,呵呵。不过他要通过六芒星阵聚集灵力,拯救爱人的事情,我想你们已经猜到了。

××××××××××××××××××××

《封神》简写版

村南边小酒馆的河边,胡琴声如泣如诉如怨如慕,夺人心魄、令人闻之欲泪——却是衡山莫大先生的弟子REED道长到了,“你这‘胡茄十八拍’,全是进手招数,往而不复,魔障,魔障啊!武林中又要有番劫难啦。”

趴趴正和海伦在场中切磋武功,一不留神,把海伦的手臂划伤了,惹来了REED一番评论,再想问个明白,却又找他不见了。

其实,趴趴自从爱米给她禳星延寿后,是回到了人间,但是因为在过程中收到了黑暗势力的影响,转成了极其邪恶的力量,她要追求永生,以板砖村的幸福为代价,进入了堕天使之塔,接受挑战,虽得到了“封神心法”,

“仙人抚我顶,结发授长生。”

但是她的瞳孔被作为第二个代价,变成了沙漏形状,从此她的眼中看不到万物滋长,只能看见衰败和死亡,她从永生的第一天起,开始问自己,“永生真的快乐吗?”

但是无论如何,她通过自己的努力,当上了板砖村的宗教领袖。

远方借着村长的行政权威,霸占了英俊憨厚的大新,在他们拉埋天窗的那晚,全村的人都听到远方的大笑,她一会说“一流”,一会说“一江春水向东流”,(有没看过这个笑话的,留言问我,单独做答哈哈哈哈)整整一晚,乐此不疲,大新悲愤交加地爬到了门口,却又被远方拖了回去。。。。。。

但是时间改变了一切,温顺的大新慢慢从与霸气的远方的交往中找到了爱的感觉,就算他发现了远方是博客管理员派来的卧底、也发现了远方暗恋堕天使路西法的事情,还是爱远方爱的不能自拔,就象远方自己所说,“爱情是有理由的,而迷恋是疯狂的,焚身以火还是快乐。”

在远方的个人野心膨胀到极点的时候,她决定要挑战趴趴,争夺村中“政教合一”的统治权。就在她快要得逞的时候,心漪、这个趴趴自小一起长大的好友带着她手下的18光头小罗汉赶到了,摆开了18罗汉阵,挫败了远方的阴谋。

远方疯了,坐在村边的土堆上,说,“朕既已身登大宝,众爱卿皆有封赏。”

一旁的大新还是跟心漪借来了些小孩子,给远方磕头,远方喜笑颜开,大新含泪给他们发糖果,小孩说,“明天又来,明天又来。”

路边走过的海伦、东东与王子互相看了一眼,不胜唏嘘。

镜头拉开,这样的一幕原来是倒映在趴趴的水晶球中,趴趴在寂寞的屋子里享受着永生。

gd6k_qusi1.jpg

镜头又拉开,原来趴趴是在一副照片里,米罗正躺在田间的草垛上看着这副照片。

镜头又拉开,原来米罗看照片是《时代》杂志的封面,正面朝上放在一个美丽的游轮的甲板上,仙子正在一旁凭海临风。

镜头再次拉开,原来这一幕又在爱米家厨房的像框中,而爱米正在忙着烧饭。

镜头最后一次拉开,原来爱米烧饭是在一个电视屏幕上,“啪”电视被关上了,胖敦敦的小王子噘嘴说,

“爸爸,片子一般般,我要吃饭了,下午还要去心漪老师那儿上课呢,老师说,今天下午我们玩‘比武招亲’,大家都去呢。”

王子满手面粉走过来,“宝贝,爸爸带你去动物园玩,‘比武招亲’太土了吧。”

“我不嘛,人家小朋友都去,劳拉的妈妈哈莉×贝瑞还说亲自给胜利者颁奖呢。”

“什么?哦,你是应该多参加这样的活动,爸爸决定放下手上的事情,陪你去!”

(全文完)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