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先来给大家说说好莱坞大片《蜘蛛侠3》! 导演萨姆.雷米为本片安排了三条故事线,穿插精当:一条是好友哈里因误会蜘蛛侠杀害了自己的父亲而反目成仇,欲杀蜘蛛侠,却在打斗中不幸从高空坠落,苏醒后的他,因脑部受伤失去了部分记忆,而这部分记忆正好是让他心生仇恨的内容,一对好友和好如初,漂亮的女友MJ因误会开始在两个男生中摇摆,更糟糕的是哈里意外的恢复了记忆……;一条是从外星球坠落的神秘“寄生”物质,从落地的那一刻,便飞速地开始了寻找“寄主”的旅程……;再一条是越狱犯弗林特在躲避警察追捕的过程中不甚坠入一个实验场,顷刻间被分解成为“沙怪”,成为蜘蛛侠需要对付的又一个敌人……     而一些支线情节也被导演交待的清清楚楚,比方说那个急于成名的小记者埃迪——后来变成了毒液怪;比方说弗林特深爱的女儿急需钱去治疗;比方说漂亮的警察头子女儿对蜘蛛侠的爱。。。。。。导演是个蒙太奇的编织高手,将一堆陈腐的桥段,费尽心思地编成了漂亮的蛛网结构,虽然弗林特忽然180度变好变得让我们目瞪口呆,虽然埃迪忽然去与人为善的教堂祈祷让蜘蛛侠挂掉。。。但是瑕不掩瑜——故事编得还是很专业的!

    好看吗?好看,可惜“观之如七宝楼台,细拆下来,不成片断”!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让人视为当世圭皋的好莱坞电影开始陷入一个怪圈——

价值认同变成了复制自我! 自建窠臼变成了故步自封! “创造概念、进而消费概念”变成了同义反复! ——从《这个杀手不太冷》开始,我们认识到全世界的杀手不再是彻底冷血、一定也会对小孩充满爱心; 从《FIGHTING CLUB》开始,我们认识到全世界的人最大的敌人就是自己,谁都有DARK SIDE;  从《洛奇》开始,我们认识到高手都是要退隐江湖的,可是总有事情搞的他们家破人亡,拦着他们不让走,于是他们不火则已,一火就把恶人全搞歇了; 。。。。。。     拯救世界的英雄们个个都扛着美国的价值观十字架,前赴后继地在荧幕上发动意识形态领域的“十字军东征”,一遍又一遍。终于电影老板们发现,观众看到“审美疲劳”了,弄到最后跟中国的春节联欢晚会一个下场就惨了!怎么办?——从东方文化寻求出路,但是因为文化的巨大差异,更因为好莱坞害怕打破自己设定的价值观游戏规则,他们找到的、能用上的只能是表象的东西,我们看到《杀死比尔》里的“白眉”;《黑客帝国》里的“KEYMAN”;《忍者神龟》中的斯普林特老师(日本忍者)。。。。。。这些符号性的东西,另一个方面,他们为了输入新的血液,不断买进韩国、香港等地电影的剧本改编权;甚至招募李安这样说英语的儒者,种种努力、还是被自己前车深深的辙印不自觉的带回了原来的路上面——血型不对,严重排异,根本输不进!     在我看来,好莱坞和麦当劳是一回事情,成功处、失败处都在于“标准量化”,这样的好处是易于复制传播,让接受者有清晰的“产品期待”,但糟糕处也在于这点,惊喜和感动也就在这样的“标准化”过程中烟消云散!就好象你看腻了“标准妆容标准谈吐标准微笑”的都市女郎,想见见真性情的素面朝天的乡村女子?只有去欧洲电影和一些亚洲电影中寻找了。     我们还吃麦当劳,就算它换了白金外包装,吃之前,我们也知道它的标准口味,就象我们还看好莱坞,可是无论它投几个亿,看之前,我们也猜得到观看的大概感受。就象热闹火爆的《蜘蛛侠3》,我们跟着震天响的节拍走一回,有激动却没有感动,面对商店里满眼莫名其妙的蜘蛛侠式样的装饰物、更没有购买的冲动——这个物质太物质的世纪,也许我们再看不到“新浪潮电影”的创意,也看不到“作家电影”的诚意,只有“冲天铜臭好莱坞,满城尽是蜘蛛丝网”!?     不,我应该乐观一点,不说欧洲(欧洲电影也放弃了先锋的探索精神,开始了自己的毛病——自恋),单说亚洲,我们也有拍出了《活着》的张艺谋,拍出了《小武》的贾樟柯,拍出了《何处是我朋友的家》伊朗的阿巴斯,日本的今村昌平、岩井俊二。。。。。。他们是我心目中的大师,他们在拍那些经典影片时所走的路才是真正的“开风气之先”!     当年在图书馆里,我几乎是含着热泪看完了默片时代的粗糙拷贝,这个造梦的地方曾经是那样的风采照人——富于原创!可是我看到现在的好莱坞陷入了极度的贫血和桎梏中、形容枯槁!     如果你也是深深爱着好莱坞的、象我这样的电影迷,请跟我一起来为她祈祷吧:求神引导我们的“梦工厂”上正路,你所佑助者的路,不是受谴怒者的路,也不是迷误者的路。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