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 ——《老子》的开篇居然这样说。翻译成白话文就是——“道,如果可以用语言表达出来,就不是具有永恒价值的道(规律);名,如果也可以用语言概括出来,就不是具有永恒价值的名(概念)。”这话让很多年后,一个叫白居易的人想不通了,他说道:                              “言者不如智者默,此语…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