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

——《老子》的开篇居然这样说。翻译成白话文就是——“道,如果可以用语言表达出来,就不是具有永恒价值的道(规律);名,如果也可以用语言概括出来,就不是具有永恒价值的名(概念)。”这话让很多年后,一个叫白居易的人想不通了,他说道:

                             “言者不如智者默,此语吾闻于老君。若道老君是智者,缘何自著五千文?” 

      是啊,号称“道家之祖”的老子在他开宗明义的第一章,居然推出这么个观点,翻译成英文就一个词——SHUT UP!实在是很令人发昏章十一吧。老子好象还觉得不过瘾,又说:“知者不言,言者不知。”这实际上否定了所有的理论、学说、思想!他难道想来个实至名归的“文化大革命”吗?

    无独有偶,在佛法东渐的时候,达摩祖师面对汗牛充栋的佛教典籍也是微微一笑,说:“不立文字,教外别传,直指人心,见性成佛。”又一个不肯说的???你要觉得达摩练武功恐怕练坏了脑子,传的佛法有误吧!咱们再往上推,释迦牟尼就更绝了,连句话都不说——“正眼法藏”啊,这么珍贵的东西,根本就是拈花一笑——传了!看那个意思就是你就别张嘴了,一张嘴就错!

    这搞什么飞机啊?几千年前,就玩“解构”?自我否定?拜托,太前卫的说!?

    真实的情况我们来猜一猜,是不是这样:“永恒的真理”这个东西也许并不存在!可以这样说,迄今为止,无论是自然科学,还是社会科学,真正的“道”,即它们的本质及发展变化的规律,还没有被完全认识,目前人类所了解的那些“道”,恐怕都只具有相对的、局部的、暂时的意义!甚至某一个时期被奉为神圣的、至高无上的、万世不易的“道”,过了一个时期回头再去看,很可能是片面的、浮浅的,乃至是错误的。就象牛顿的经典物理学,牛逼了那么多年,碰到了“相对论”、“量子力学”顿时破绽百出;当年让人让人觉得简直是“基督教终结者”的达尔文的《进化论》,在考古的种种发现后,被强烈置疑;更别说战无不胜攻无不克指哪儿打哪儿的红色苏维埃,后来居然被从内部分裂了。。。。。。     世事如此说来,只剩了“无常”二字罢了!

    “改造世界”?那是笑话,白云苍狗,你没等改变世界,早就被时间改变成骨灰盒了——那,就没什么可改变的了?不,我们还是可以改变点什么那就是——我们自己!     “佛向性中作”!——红尘扰攘中,我们来做一点灵魂的功课吧。

(2)快乐的杨朱

杨朱是谁?小时候读书听过他的名字两次,一次是读《列子》的时候,人家列御寇在天上“御风而行”,地上好象就有个花天酒地的“杨朱”;另一次是读《孟子 滕文公下》,孟子说:“杨朱、墨翟之言盈天下。天下之言,不归杨则归墨。”——“南慕容,北乔峰”啊!跟大名鼎鼎的墨翟齐名!

杨朱,大约生活在公元前 400 年,是老子、孔子之后和孟子之前的哲学家。他的著作早 就不存在了,我们只能从《列子》的《杨朱篇》中来了解他的一部分思想。 杨朱的思想,一是“为我”;二是“自由”(贵己);三是“乐生”(轻物重生)。

为这个“为我”二字,杨朱可没少被孟子批判,孟子曰:“杨朱为我,拔一毛而利天下不为也。 ” 其实,孟子在玩他最拿手的偷换概念、找人当靶子!“亚圣”怎么了?这也是个战国时代的炒作大师啊——哦,看人家杨朱名气大(那会孟子的粉丝可没杨朱的多),他就去骂人家,一骂成名啊!人家杨朱的意思是说:“古代人损害自己一点来为天下人谋福利,他不干;把天下的财富给他一人享受,他 也不要。人人不损害自己一根毫毛,人人不为天下人谋福利,天下就太平了。”——人家的真正意思是这个!中国的“国学热”真是必要,太多传统的好东西被以讹传讹了,需要去再发现啊,兄弟们!

孟子老是断章取意,我不喜欢,还是《淮南子》概括杨朱的思想比较客观,“全性保真,不以物累形。”——(后来王重阳的“全真教”怕就是这么来的吧,哈哈)在我看来,先秦诸子中,都是“以民为本”、个个忧国忧民的样子,唯有杨朱是“以人为本”!所以后来,汉武帝“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实际上并没有罢黜道家、法 家、阴阳家,而是把道、法、阴阳各家融入儒家,唯独杨墨两家是被真正的罢黜了,尤其对杨朱的学说扬弃得最为彻底,以至杨朱的著作荡然无存了,我们只能从列子和孟子的只言片语中去体会这位“人本主义先驱”的风貌了。

杨朱所提到的“为我”还包含着追求个人自由和个人幸福快乐的内容。他假设了齐国两个贤相 管仲和晏婴的一段谈话。晏婴向管仲问养生之道。 管仲说:“快意罢了,不要遏制和堵塞 个人的欲望。” 晏婴要求他说得具体一些。 管仲说:“耳朵想听什么就听什么,眼睛想看什 么就看什么,鼻子要闻什么就闻什么,口舌想说什么就说什么,身体安于什么就安什么 ,意志想干什么就干什么。耳朵想听的是悦耳的音乐却听不到,这叫抑制耳聪;眼睛想 看的是美丽的颜色却看不到,这叫抑制目明;鼻子要闻的是椒兰的香气却闻不到,这叫 抑制嗅觉;口舌要说的是非善恶却不能说,这叫抑制聪明;身体要享受的是厚实的衣服 和被褥却得不到,这叫抑制舒适;意志要干的是自己想干的事却不能干,这叫抑制人 性。以上这种种抑制,是摧毁人的大事。去掉这些摧毁人的事,快快活活一直到死,一 天,一月,一年,十年,这就是我所主张的养生。” 管仲又反问晏婴:“养生的事,我已经 讲了,你看,怎么送死呢?” 晏婴回答说:“我已经死了由得了我吗?把尸体烧掉也可以, 沉到水里也可以,埋了也可以,暴尸荒野也可以,抛到山沟里也可以,穿上极好的礼服 放在石棺石椁中埋葬也可以。”(这也是波斯明教圣女小昭唱的:临到那一日,难逃那一天。呵呵) 管仲最后说:“养生和送死的方法,我们两人都说尽了。”    杨朱还主张乐生——就是主张追求个人的幸福快乐。他的乐生不是纵欲,不是贪求无厌,而是 听其自然合乎人性的享受生活。    杨朱说:高大的住房,华丽的衣服,美味的食品,美丽的女子,有了这四样享受何必再 追求别的?有了这些享受还要追求别的,那是贪得无厌。贪得无厌,是世上的蠹虫。杨 朱又说:忧愁苦恼是违反人性的,安逸快乐是合乎人性的。名怎么可以不要?只是不要为追求名声而损害了实际的生活享受。    你看,同为老子的学生,同是修真,杨朱走的是截然不同与列子和庄子的修炼方法,一边是“出世出得潇洒”、玄之又玄,众妙之门;一边是“入世入得痛快”大碗喝酒、大块吃肉!     但是这样安逸快乐的尽头又是什么呢?这样的一生对我们的来世又有什么样的影响呢?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