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水,是道家的最大智慧。

静观水,不论它是什么形态,都让我们感到它“无为而无不为”,因为它时时“顺势而为”,却又刻刻“心无所住”。就象快乐的杨朱先生,“为我”、“贵己”、“乐生”!生命的悲悲喜喜都一一尝过。

他的脱略行迹,会让不知他者觉得他纵情声色,耽于逸乐,可是你想想都是喝酒,你喝我喝他喝,李白、苏东坡也喝,不同处在于有人喝出酒精肝、有人喝出千古传唱的佳作。我是说,日子大家天天一样过,能不能把过日子过得明白了,差别也就在两个字——琢磨。多数人也就是“随太守游而乐,而不知太守之乐其乐也。”——不经过思索的日子,才真正叫“岁月蹉跎”!

道士们躲到深山老林,披头散发、餐风食露、弃绝人欲的苦修,造型是很酷的,运气好了,也会有所心得,个个期待着道教传说中的“逆天而为”,修元婴、结元神,从成人倒练到婴儿期,再强带肉身渡天劫。可是你想想,跟水的“顺势而为”一比,累不累啊?

道家跟道教真的是背道而驰了。道家无论是老庄一派、列子一派或是杨朱一派,都是要求“顺势而为”的水的智慧的呀,可惜他们的思想其实从来都没有机会形成真正的宗教,后来的道教恐怕只跟张道陵张天师有关,弄个老子的像找点历史渊源罢了,你去翻翻中国道教的典籍,整个一个有中国特色的“儒释道大杂烩”啊,在佛经里找得到的菩萨,在道教里最多换个名字,一个都不少!开始还跟你仙风道骨的诌两句,一开练,马上就“逆天而动”了!就算成功了又怎么样,成个“守尸鬼”罢了。

老子在天有灵,看到有人打着他的旗号玩“南辕北辙”,恐怕也要气得吹胡子了!

杨朱是真正的修真者,他是个真的人,坦然的面对自己的欲望,坦白地承认世间的“生、老、病、死”也就是“成、坏、住、空”,就象佛陀在远离人间的地方想明白了同样的道理!我喜欢杨朱是因为他的真实可感,不故弄玄虚、不造作,说得高一点,存在主义根本就是人家杨朱玩剩下的!不同的是,存在主义由形而上走向了虚无的神坛,而杨朱以形而下的乐生姿态走向了赤裸裸!可惜杨朱的资料,流传到今天的实在太少了,不能更多的了解他的思想,如果可以有时间机器,让我们回到春秋战国时代,和这样一个智者喝一杯聊聊,一定是无上的赏心乐事!呵呵。

说了那么多,其实我想说的倒不是杨朱,我想说的是一种面对生命的哲学态度,有了这一点,我才可以开始说我真正想谈的“生命不死”的灵魂修行。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