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时候扛着梯子,去果园中偷果子,梯子爬到了尽头,还是够不到,只好爬到梯子尽头,再自己爬树枝去摘——其实,我是想说文字就象梯子,如果穷尽了文字也不能触到真意,只好在文字的尽头放弃文字,才会发现原来“枝繁叶茂果子”多居然只是皮相,而树冠之上,竟另有一个大好蓝天!     所以,文字是“相”——再华美,也不过是一架烂柯山中的梯子罢了——该舍弃的时候,想想石崇怎么做来着…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