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小时候扛着梯子,去果园中偷果子,梯子爬到了尽头,还是够不到,只好爬到梯子尽头,再自己爬树枝去摘——其实,我是想说文字就象梯子,如果穷尽了文字也不能触到真意,只好在文字的尽头放弃文字,才会发现原来“枝繁叶茂果子”多居然只是皮相,而树冠之上,竟另有一个大好蓝天!

    所以,文字是“相”——再华美,也不过是一架烂柯山中的梯子罢了——该舍弃的时候,想想石崇怎么做来着?——操起铁如意对着精美绝伦的大内奇珍珊瑚树,“咣珰”一下子。文字相破了,皮相破了,“道”,便在其中了!但是文字在我们达到那个放弃的临界点之前,又是必不可少的工具——文字与真意的关系,就是这么辩证。

    在深夜读书赏画的体验中,能让我沉浸其中,觉得在和一个伟大而风趣的灵魂对坐的,实在是不少:李太白、苏东坡、袁中郎、金庸、提香、吴道子、莫奈。。。。。。可是让我回想起来,觉得永远近在咫尺、触手可得却又怎么也读不完的,只有两本书,一本是《六祖坛经》、一本就是我手上这本《生命不死》。前一本教会我如何放空自己开启智慧,后一本告诉我如何认识自己看待永生。

    而这两本书不约而同地告诉我,要抛开文字去理解它的真意,有了老子和达摩给我玩解构的心理准备,我觉得吧,这事儿还是可以接受滴。

    OK,又破又立,我说了一堆,生怕自己起了“分别心”,现在开始导入正题:面对一个陌生的理念,受到理性主义教导的我们,总会不自觉地去分析推理例证反证演绎归纳,总之怎么复杂怎么来。我也是这样做法的爱好者!所以让我们用理性主义的态度来思考一下人的本质。

人是什么?——一堆由化合物、水、矿物质构成的原生质? 人为什么可以在世界上运动?——因为不断的能量代谢? 心脏为什么会跳?——生物电的作用? 。。。。。。 众多的问题,我们所谓的“现代科学”给出了好多不肯定的答案,而这些答案共同构成了我们的所谓“显意识”和俗世伦常,按照这种“科学”的态度思考,我们的想法就是正确的,否则,你就是在胡思乱想、神神叨叨——精神病院关的就是这号人!

    但是现在,我偏偏要冒着被911抓走的危险,“绝圣弃智”地用非理性主义跳出这样的思维模式:我能不能什么都不想,只是用自己的直觉来感受生命呢?我是说,感受那个不受那个事事要求“逻辑正确”的自己的支配,哪怕只是一个念头也好?嗯,我的念头说,我就是不喜欢这个人她对我再好也没用,我就是喜欢这支曲子哪怕每个人都不爱听我也就是喜欢,我就是爱吃这道菜医生再反对也没有用,我要是能从树林上方飞过去就好了重力真是个讨厌的东西。。。。。。

    这个在说话的念头,恐怕才是真正的自己吧!

可是在现实生活中你偏偏娶了这个你不喜欢的女人因为她爸爸是财团总裁,你遗憾的放弃了你对这曲子的喜好因为你怕人家说你品味差,你也不得不放弃了美食因为医生威胁你吃了就会挂掉,你当然也没有从林子上飞过因为重力定律告诉你——你他妈的没有常识!

    这个真正的自己“镶嵌”在你的肉身当中,有了“富足”的生活、好的“品味”、“健康”的食物、良好的“常识”,同时,也在贪、嗔、痴的执着中越陷越深!

    谁是你,你又是谁?

    我们拿两个中号杯子,都注满水,满到水的表面张力到了极至,一个杯子我们放一勺沙子,水立刻就漫出来了,而另一个我们放砂糖,放到大概第六勺的时候,水才漫出来!

    这个是《生命不死》中的一个实验,作者是要告诉我们你觉得很实了的东西也还是有空间的,如果两个东西的分子间距差别巨大大,一个“满”了的东西还是能装下另外一个东西的,好比水分子能装下糖分子(让我姑且这么说吧),好比,你的身体,能装下一个,叫“灵魂”的东西。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