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本世纪,一个新好男人有很多版本的衡量标准,但有一条应该是通用的,那就是,在钱包里常备几个安全套,对自己负责,对她人负责,我认为这表达出的,是一种非常严肃的人生态度,在当今社会这就是“德”,(后排脸带淫笑的那位男同学,请你出去,别看了,说你呢,死胖子!最讨厌有人这样看着我,不是说你,那位36D的女同学,你可以坐下。吾未见好德如好色者也,唉。〕

气死我了,刚刚我说到哪儿啦?哦,对了,我是想说,我的这一信条来自于阿拉雷。这个30多岁的神秘人物,就住在我公寓楼隔壁,阿拉雷的真实姓名与过去,湮没在他版本众多的简历中,已经不可考了——编一个剧本,然后拿它当历史本身——李安算什么?他创造的是别人,而且只在银幕上;阿拉雷创造了一个新的活生生的自己,而且是在生活中,可惜没有适合他的奥斯卡奖。不知道他从前是做什么的,现在在做什么,只知道他活得很自在,不工作,可是过着想要的生活。偶尔一次公寓楼下洗衣房里的聊天,他有趣的谈吐,让我们结为好友。

可是他永远得不到费奥娜的邀请来我家做客,原因就是他毫不隐讳的狎妓恶习。对此,阿拉雷有自己的理论支持:

“你想啊,女性以取悦你为目标,使出浑身解数让你开心的时候并不多,还会随着熟悉度增加而递减,很简单,神秘感在减少呗。正常的男女交往程序,事实上是金钱与时间的极大消耗,而且高潮的出现时刻不完全由你控制,为了一点小乐子,花了一辈子付出自由哄别人开心,值吗?

找应召女郎则不同,她干吗来了?目的就是取悦你啊,几个小时使劲哄你开心,激情散去,钱货两清,你不用担心忘了她的生日礼物,也不会有丈母娘虎视耽耽,更没人让你不洗脚就不准上床什么的!”

不过阿拉雷也是很严肃地指出,他一定会多花50块买GFX(GIRLFRIEND EXPERIENCE),西人所谓“女友体验”,就是在交配的时候还跟你说说话,不让你觉得只是交配而已,不然阿拉雷会觉得自己只是往猪肉里注水的针管,了无生趣。

乍闻这般高论,我瞠目结舌,“这个,这个,那不全是假的嘛,都是你花钱买的赝品啊。”

阿拉雷不屑地挥挥手,“切,你以为你苦心经营的爱情就全是真的?假的程度不同罢了。”

“哥们,你真是活成人精了,极品,极品男人!”

“彼此彼此。”极品男人抬抬帽子,象诺贝尔文学奖得主,那个感谢妓女的诺贝尔得主奈保尔一样,理直气壮地笑了。谁说中年男人“站着理亏,躺着肾亏”?阿拉雷给了这种说法一记响亮耳光!

我们的聊天只能在阳台上,因为阿拉雷的名声不好,从来得不到费奥娜的官方邀请。所以我只能在阳台上聆听他老人家的教诲。

随着“我饿了。”霹雳一声,那个在苦心准备怀孕的老婆,携孩子以令老公的老婆发起了雌威。我冲阿拉雷吐吐舌头,回房开始洗手做羹汤。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