凭良心说,我的菜做的不错,其实好吃的菜无非色、香、味三个字,花点小心思考虑到各个细节,加上一点点常识和创意,还是能把一道道菜做的颠扑不破的。可是问题在于,费奥娜来自四川,而我,肖恩来自江南,所以她抱怨不够辣,抱怨太甜,抱怨太过清淡,都是非常有道理的事情。     我知道我怎么做都不对,所以我就懒得改了。     我常常用小时候老人教育我的话来教育费奥娜…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