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凭良心说,我的菜做的不错,其实好吃的菜无非色、香、味三个字,花点小心思考虑到各个细节,加上一点点常识和创意,还是能把一道道菜做的颠扑不破的。可是问题在于,费奥娜来自四川,而我,肖恩来自江南,所以她抱怨不够辣,抱怨太甜,抱怨太过清淡,都是非常有道理的事情。

    我知道我怎么做都不对,所以我就懒得改了。

    我常常用小时候老人教育我的话来教育费奥娜,“不是鸡鹅好下饭,而是饥饿好下饭。”到你饿的时候,自然不要人劝,就胡噜胡噜吃掉了。所以我从不跟她吵,理性的老公怎么可以和非理性的老婆吵架呢?

    她一抱怨,我的听力就变的不好,开开心心抄起筷子吃饭,充耳不闻,她可以耍小性子,可以坚持自己的品味,那是“天赋人权”,我管不着。不过她这么着就得挨饿——这可是蛮荒之地加拿大,楼下既没小炒,方圆十里也没有24小时小买部,不吃“肖记”,就等着羽化登仙吧。我再随便说一个不好好吃饭就长皱纹,肚子里小孩得不到营养就。。。之类的老生常谈,立刻就可以通过消化道征服一个女人。现在,孕妇远庖厨,厨房成了我的地头——小爷我做什么,你就跟着吃吧。

    “我不要,天天都是这些炒蔬菜,蒸鸡蛋,红烧鱼,干切牛肉,我不要!”

    “小祖宗,你想吃什么?”

    “回锅肉,酸菜鱼,辣子找鸡,还有麻辣小龙虾!”

    “要不我打电话给我妈,从中国给你打包特快专递寄过来???你还点头?!那都是不健康的刺激性食品,知道不?从今天开始,你就不是为你自己吃了,是为一个健康的宝宝在吃,哎哟,跟你说的真费劲,简单的说,就是要科学地吃!”

    “那,我吃个腌黄瓜总行吧?酸男辣女啊。”她找我的穴位下手。

    “什么酸男辣女,荒谬,,,,,,吃吧,早跟你说了,生男生女都一样”我嘟嘟囔囔地进了厨房,终于掩饰不住得意,偷偷在最后这句话后加了个“吗?”

    ——生男生女怎么可能一样?要是一样,我的这两个月心思不全白费啦?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