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阿拉雷理论上支持我伟大的科学生子精神,但是道义上,他睥睨我的动机:“你能不能为全人类想想?本来过几年中国的男性都有5000万要打光棍了,你还在苟安加拿大琢磨生儿子?想想全人类的男女性别平衡吧?”     “我还真没想那么多,哥们,那么多光棍是中国“计划生育”政策的纠枉过正,真不管我的事啊,多伦多这么多元文化,我儿子什么族裔美女不能找,他跟中国小伙子抢媳…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