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世界上有三个秘密人们永远不知道:可口可乐的配方,英国女王的财富和我家这个小孕妇什么时候发飙。怀孕后,喜怒无常的费奥娜每天早上从床上起来,脑子里都有50个主意,而其中51个都足以让我一天过得紧张。这恐怕就是传说中的“产前忧郁症”吧,别误会,我不是说她,我是说我自己。     得了“产前忧郁症”的我,百无聊赖地坐在地铁里,翻着报纸,打发着无趣的时光。当车厢咣铛咣铛冲出地面的时候,手机响了,“老公,我改主意了,今天不吃油炸多春鱼了,我脸上长了个小痘痘,好可怕。嗯。。。。。。我要吃城市广场那家的烤鸭。还有你们单位旁边的那个香水店今天打折,我要一套‘尼维亚’,你要是忘了一样,我就会心情不好,不利于胚胎的发育,白白。”    我用头撞座位旁边的车窗,一个在读圣经的黑人老妇女看着我,我抱歉地笑笑,她拍拍我的肩头。         中午刚到吃饭的时候,叶子漂亮的“黄色甲壳虫”果然出现在了我们公司楼下。15分钟后,我们出现在了她的小阁楼上,没有铺垫,没有询问,我们疯狂地撕扯开了对方的衣服,直接倒在了地板上,可是令人遗憾的是我的表现,就象一场让人叹息不已的足球赛。开场,我没找到比赛的感觉,但随后我总算是进入了状态,可惜比赛也在那个时候结束了。有生以来第一次,我觉得好象是在第三人称里那么不真实。 “她什么时候的预产期?” “9月中。” “如果不是这个事儿,你会跟我分手吗?。。。看着我,跟我说。” “我不知道。” “肖恩,我没跟你要任何的。。。你。。。。。。算了,你该回去上班了。等一下,领带还是我来帮你打。”     她的最后这句话,象子弹一样击中了我,我抱着她忽然痛哭失声。     叶子温柔地抚摸着我的头发,又象情人又象母亲。     娇小的叶子结过一次婚,优秀的前夫死于癌症,她因为工作原因认识我的时候,我正处于一段异国恋情刚刚飘落的时候,心情正糟糕无比,我们就好象是在错误的时间认识了正确的人,虽然很合拍,可是就是没等到谈婚论嫁的季节,错过就是错过了,早了晚了都是一样。一晃就是两年,我已为人夫还快要为人父,可是她还是孤身一人,我记得有人这么说,“超过35岁的女性,无论她是多么聪明伶俐、善解人意和责任心强,她被绑架的几率,比成功找到丈夫的可能性还要大。”我始终为这样的亲密关系很有犯罪感,觉得是我在非法霸占着她,可是叶子的微笑对我平淡的生活来说又是这样的重要,我很自私地不曾要离开。我也没有问过她“爱不爱我”的话,有时候我觉得眼睛里读的到的意思,说出来就成了废话。     而叶子的态度也非常暧昧,从不问我什么,她越是不问,我就越是陷在里面,她也不曾抽身。可是,现在,孩子来了。。。。。。 “叮呤呤”电话响了。 “老公,你还没买‘尼维亚’吧,太好了,我又不想要了,可是烤鸭我还是要的,多要个带子装汁哈,别浇在上面。白白。”     叶子跪在床上,咬着嘴唇,好象什么也没听见,帮我打完了领带,拍拍我的脸,她说: “再见,肖恩。” 不过,我再也没有见过她。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