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30刚出头的胖胖从亚洲飘到欧洲、又从欧洲飘到北美洲,天地一沙鸥,此生未了,情似已却一无所扰——只有我知道,他是怎样用尽全力、好好地爱过一场,虽然火柴的亮光转头成空、早已消逝在风里,就连最后的轻烟也已不知去向,可是,上帝让被火柴点着的香烟只是燃了小小一段,还有长长的一截不曾寂灭。     “肖恩,你还记得外国文学老师讲过的希腊神话里,那位受阿波罗宠爱的女巫西比尔吗?”     “记得,她的生命象手中的沙粒一样多,永生不死。”     “可是她忘了祈求不老的青春,所以700年后,她枯萎缩成了一团,可是还是永生,有人问她,你想要什么?她说,我想死。”

    太阳落到了树林的后面,霞光残照映红了多伦多的天空。今天的傍晚其实跟15年前没有什么两样,就象天边隐隐的新月照过古人,今天也照着我们,等我们离开了,它还会照着后来那些来到世间的人们,可是,月亮的永生就快乐吗?如果快乐,为什么会有“碧海青天夜夜心”这样的句子。。。。。。

    “我不怕死,可是活着我还能在记忆中见到末末,我怕死了,真的万事皆空,我就连她的回忆也没有了,可是肖恩,万一死了又真的有灵魂呢?我常常忍不住想从办公室的窗口跳出去,不过不是往下,而是往上。。。”

    等我和胖胖从阳台上回到客厅里,月亮升得已经很高了,我发现汤饱鱼足的费奥娜已经倒在沙发上睡着了,为客人来而梳理好的头发耷拉下了两缕、原形毕露,更可爱的是,这个准妈妈的嘴角挂着亮晶晶的口水。胖胖看着无声地笑了——我忽然觉得很感动,很多年前,听过苏芮的一首歌《耶诞祝福》,有两句歌词一直不能忘记: 。。。。。。 灯已点燃 灯下的人在等我 那是我期待已久的幸福 。。。。。。

    胖胖又云游去也,不过对他这个从没结过婚的人来说,有件事情隐藏在表象之下,是他所不知道的,那就是——婚姻幸福都是有代价的,这个代价就是彼此容忍——那种感受,就好象你看着全世界的鸡蛋全都咬牙切齿地排着队,准备和你这块石头死磕。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