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提问!   回答! “100辆奥拓排成一排,就等于宝马吗? 10000条小舢板链子一扣,就叫航母吗? 1个在化妆间折腾了120分钟的费奥娜,就是“凯瑟琳 泽塔 琼斯”了吗?”   对这类问题,智力正常的你当然知道答案。

  可是如果费奥娜胆敢悍然公开问我这样的问题,无论有多少亲朋好友在场,无论有没有可能成为人类公敌,也无论会遭到千千万万后来者的唾骂,我还是一定会思维间隔时间为零地说:“答案是肯定的。”——我不喜欢吵架,就象我也不喜欢撒谎,只不过我有半句没说——“肯定不是呗。”而这半句话,终其一生她也不会听到。而费奥娜听到想听的,就再不会麻烦我——单向思维的人有这个好处,比较快乐。

  是的,我举此例是为了说明在婚姻里,我象你们每个人一样,想最大限度的保存自己独立自我意识和价值判断什么什么的所谓自尊,想“卖身不卖艺”,但是当全世界的鸡蛋们群情激愤地举着婚姻幸福的旗帜,因为某年某月某时某刻某句话,来找可怜的石头死磕时,我会立刻给自己磨圆刷漆粘点草,伪装成鸡蛋大叫“他妈的石头,出来!”让斗争的目标消失,让鸡蛋们无所适从!天可怜见,经历过两次婚姻,我终于了解到一个真相,那就是:婚姻关系里能有他妈的什么“大是大非”的问题?唯她马首是瞻,不再有“是非心”就好。要说具体的感受就是——忍无可忍时,幽自己一默,是非常适合我们弱势群体“石头一族”的娱乐。   我正在沾沾自喜悟到了婚姻的秘诀,终可以“以无招胜有招”,可是没想到,费奥娜孕期疯狂分泌的雌性荷尔蒙令她功力大进,完全超越了我当前的境界,请看——

    清晨 “你看我这条发带怎么样?”(红发带配宝姿套装?!YOU MUST BE KIDDING!) “让我看看,啊,清纯中带一丝妩媚,洒脱中有一股端庄。真个是。。。” 发带迎面砸来。 “呸,我的腰变粗了,套裙这么穿还能看吗?怎么出门啊?你丫什么破审美,成天看时尚杂志,都看的什么啊,什么品味啊,啊!八成是看人家光屁股小姑娘。” “。。。我,没有。。。” “还不承认?!滚出去!跟光屁股小姑娘去过吧。还想上班?别上了,去了也是招蜂惹蝶。呃。。。。。。” 有时候,孕妇的MORNING SICK也可以拯救老公的上班时间。

    傍晚 我几乎用拐弯都要“漂移”了的速度去了超市,买来费奥娜最爱吃菜,整了四菜一汤,还洗了个澡,收拾了屋子,关灯点起了蜡烛等她回来。终于门口响起了她咚咚的高跟鞋声。 “靠,又停电啦?蜡烛不要钱的吗?”(看在孩子份上,忍!) “其实是你的生日还有3个月零2天就到了,我想庆祝一下。” “庆祝你个头啊,看你色迷迷的样子也知道你在想什么?我告诉你,我可是个孕妇,非请勿扰!我明白了,你们男人都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你看,为了自己的一点欲望又是点蜡烛,又是做饭菜,还洗了澡?平时怎么没看你这么有情调呢?真让我恶心!” “有点误会,其实我是想这段时间你可能是孕期太有压力,所以” “就是有你这样的人在家里我才会有压力,恶心,滚出去,滚~~~”

我又不是球,怎么滚啊?再说了,房租可都是我付的,干吗动不动就让我滚?孕妇心,海底针。百思不得其解,穿着睡衣,我无限惆怅地在走廊里逡巡等费奥娜消气,走到第N遍的时候,阿拉雷的门正好开了, “哥们还在这儿当保安哪?你家那点事儿,嘿嘿,得了,先上我屋里坐坐吧,等我扔了这包垃圾,马上回来。” “哦。”说起来我还从来没进过这个一墙之隔的屋子呢,他从没请过我来屋里坐。有地方去就好啊。 可是,哦卖糕的,这是个什么变态住的屋子啊。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