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阿拉雷的家玄关处,我差点休克——这哪是民宅,这简直是“色情家饰博览会”啊!     如果你看过怪才导演库布里克的《发条橙子》,你一定还记得那个色到极点的“奶吧”,可是那个奶吧跟阿拉雷的家一比,纯洁的就象幼儿园:阿拉雷的家,进门就是印度的欢喜佛——嘿咻嘿咻造型的红木浮雕整整一面墙、造型生动雕工精美年代久远;几乎所有的沙发、椅子都是裸女的跪姿造型、没有面部…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