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浮在空中的阿拉雷目光澄澈,似看非看,一会以后慢慢又落在了沙发上,好象从来未曾离开,又好象他生下来就坐在那里没动过。我当时的感觉就象在拉斯维加斯看CHRIS ANGLE的街头魔术表演,我死命掐了自己的大腿——疼,又疑疑惑惑地爬到地下看沙发下面有什么机关,再绕着他看了好几圈,却什么也没能发现,讪讪地回到座位上。那个感觉我无法用文字描述,或许你看看这个链接会多…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