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悬浮在空中的阿拉雷目光澄澈,似看非看,一会以后慢慢又落在了沙发上,好象从来未曾离开,又好象他生下来就坐在那里没动过。我当时的感觉就象在拉斯维加斯看CHRIS ANGLE的街头魔术表演,我死命掐了自己的大腿——疼,又疑疑惑惑地爬到地下看沙发下面有什么机关,再绕着他看了好几圈,却什么也没能发现,讪讪地回到座位上。那个感觉我无法用文字描述,或许你看看这个链接会多少有点感同身受——世界上到底有没有超自然的力量,你知不知道答案?! http://www.youtube.com/watch?v=L_lu6LV5Je4 http://www.youtube.com/watch?v=sBQLq2VmZcA&feature=related

    我瞪着这个好象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的家伙,内心快崩溃了。神仙行径我不是没见到过,记得我曾经跟你们说过我那个故乡的朋友郭品章吗?他就是个有道行的人,可是,我也没见他飞过啊,这也太神了,多半是幻术,肯定是。 “一定有个什么障眼法,我还真就不信了,你怎么可能会飞呢。是不是你丫吞了块大磁铁?” “肖恩,你怎么想,对我没分别。”     阿拉雷淡淡一笑,好象在说别人的故事,然后他垂下眼睛就不说话了,无论我怎么逗着说话,他都当我不存在了。

    夜很深了,我只好很不甘心的离开了,阿拉雷还沉浸在他的世界里。我蹑手蹑脚地走到家门口,咦,居然没锁,轻轻推开房门,居然费奥娜还在看电视,看我进去,没说话,只是把沙发上摊着的抱枕捡到了怀里——暴风雨莫名其妙地来过现在又莫名其妙地走了,这是太太在向先生发出请坐的暗示啊!!!啊,万能的主,你卑微的仆人何德何能,一个晚上竟然见到了两次神迹,我真该去教堂里拜拜了!开开心心坐了下来,我还沉浸在激动里, “费奥娜,你肯定不相信,我刚才在隔壁。。。” “我只想看‘青蛇’,你要是喜欢去隔壁,可以接着去,不然就闭嘴乖乖坐着看,顺便给我捶捶腿。”     正常人当然选择捶腿,这还用问?

    《青蛇》是我和费奥娜的最爱,想想看,李碧华的编剧,徐克的导演,黄沾的词,加上雷颂德的曲,张曼玉和王祖贤加上赵文卓,一辈子你能碰到几次这样的组合?所以我们常常拿出来看。妖异奇瑰的故事不说,就单单是那首靡靡之音‘莫呼洛迦’便乃世间催情极品,每每让我们有浮生若梦及时行乐的想法,不过今天好象我们受到的冲击都太大了一点,所以居然没有别的想法,只是规规矩矩看碟片。

     画面上一会儿江南春雨,一会儿洪水滔天,一会儿郎情妾意,一会儿佛法无边,真是“若天幻惑,若龙幻惑,若夜叉幻惑,若罗刹幻惑。莫呼洛迦,莫呼洛迦, 揭谛摩诃, 揭谛摩诃。” “肖恩,我们看了这么多遍‘青蛇’,你说它到底在说什么?这首妖里妖气、印度兮兮的‘莫呼洛迦’又到底是什么意思?” “莫呼洛迦是名列天龙八部之一的蟒神,莫呼洛迦以为自己爱上了佛,最后明白它真正爱的不过是永生。它所贪的也不是情,而是生命。这是我看到的,也许你还能想到爱情、背叛、诱惑什么的,总之,片子故事好看倒是其次,佛学的含义更是真正的精深啊。” “我困了,你一个人去深刻吧。”     哼着片子里的《流光飞舞》,费奥娜去刷牙了,“。。。留人间多少爱、应浮生千重变,与有情人做快乐事,未问是劫是缘。。。”

    费奥娜体内激变的荷尔蒙,让她一下子发作一下子心情又大好起来,真是鬼神莫测,可是她的问题和阿拉雷的“幻术”都让我精神亢奋得无法入睡,只好静静地躺在床上数羊。。。

    阿拉雷背对着我,轻轻地笑了,“肖恩,我知道你对圣经很熟悉的,不过你读旧约的时候,有没有想过,杀了弟弟的该隐去了哪里,上帝没让他死,可也没让他好好活,没错,他就是第一代血族。不死的诅咒是让你永陷轮回,可是轮回又有什么不好呢?不断回来做你没做完的功课,直到你把该做的全部做完。肖恩,做我们血族有莫大的好处,特别是‘初拥’,很好玩的,你要不要试试?”     说着,他微笑着转过头来,森森的尖齿在唇外闪着光逼向我的眼睛。

    我噌地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天已经大亮了,对面高楼上的玻璃反光正好晃晃的照在我的天花板上,刺得我眼睛生疼。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