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窗外绵绵细雨,华灯初上,我在多伦多大学外的车里等梅子下课,深吸口气,闭上眼睛,内心深处,罪恶感混杂着对肉体放纵的冲动期待,再加上一点点以费奥娜为假想敌的智力游戏博弈般的快感,让我血行加速,不得不调整一下坐姿——而这个时候我需要给自己一个理由。     “美国现在的婚誓,已经把原来的‘直到死亡将我们分开’一句话,换成了‘我们的爱能走多久我就有多忠诚、我能…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