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车窗外绵绵细雨,华灯初上,我在多伦多大学外的车里等梅子下课,深吸口气,闭上眼睛,内心深处,罪恶感混杂着对肉体放纵的冲动期待,再加上一点点以费奥娜为假想敌的智力游戏博弈般的快感,让我血行加速,不得不调整一下坐姿——而这个时候我需要给自己一个理由。     “美国现在的婚誓,已经把原来的‘直到死亡将我们分开’一句话,换成了‘我们的爱能走多久我就有多忠诚、我能爱你直到我们分手、我愿意直到我不愿意为止’。”——每样东西都有一个保质期,很可惜,以婚姻之名的爱情,也不能例外。是不是?”     我这样对自己说。 “道德观念也要与时俱进才好,在国内的那帮同事有谁没有过逢场作戏的故事,我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是不是?成功男人的背后,总是有个不理解他的妻子?恐怕这还不是问题的关键所在。婚姻本来就是因为不理解才发生的,都了如指掌了,谁还敢结婚啊?所以,婚姻之外,我们都需要点小小的补偿,而补偿带来的愧疚感,更有助于婚姻的长治久安,是不是?此事无关背叛吧!别那么上纲上线!     可是,爱另一个她,限于身体,这,是个原则!!”     睁开眼睛,正好看到梅子笑着跟同学道别,顶着书本,在细雨中奔跑着,向我的车跑来,窈窕的身体在淡紫色的连衣裙下晃动,无时不刻散发着逼人的青春。我跳下车,帮她打开了车门。 。。。。。。     都说鉴别男人的标尺,是下半身的反应:随时随地都能发情的,那是个标准的畜生;何时何地都不能发情的,是标准的废物;借点酒发点情的,是个标准的男人——这话说出了酒,这种神奇液体的妙用,那就是给人勇气,也给人犯错的借口——从动物变成人需要成几十万上百万年,从人变回动物只需一瓶酒。     当我和梅子独处一室的时候,凑巧,我有瓶非洲来的AMARULA酒, 巧克力汁一样的口感,茅台一样的劲道——就象情欲的滋味。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