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把宝宝从医院接回家里,好象只是昨天的事,可是怀里的宝宝已经是个8个月大的小朋友了,前天居然还发现了两颗小米粒一样洁白的小牙——因为他,我对于时光有了一个新的认识的同时,也对很多既成概念的人生理念有了一些新的认识。

    宝宝个子遗传了妈妈的高个子,也遗传了妈妈清秀的五官,这是特别好的事情。但是他好象对自己的个子和容貌太骄傲,对其他的小朋友多少有点睥睨,不能紧密联系群众,如果人家孩子长得有点不好看,他就自顾自去看天花板,对我的批评完全置若罔闻,这样绝不妥协的审美意趣不免让当爹妈的有点尴尬。

    不过宝宝显然不是浅薄的男性花瓶,他比较有思想,其语言表达走的也是深奥的多音节路子,记得他会表达的第一句话,就长达4个字——哎哟喂呀。没有简洁版,加上他性格又很实在,所以嚷嚷的时候,都是一连串的哎哟喂呀哎哟喂呀哎哟喂呀,请注意,他只有3个月的时候就无师自通,掌握了这样的高难度发音!不过在语言表达上到了这样一个高度之后,他的语言能力进入了一个平台期——基本上满足与用不同音调的“啊”,和肢体语言来表达自己的快乐和悲伤。每当这个时候,坚强的爷爷奶奶就用丘吉尔5岁才会说话的事迹来安慰自己。

    作为一个思想特别丰富的人,宝宝在陷入沉思的时候,不是那么在乎外在的东西,常常情不自禁的把小袜子揪下来塞到嘴里,或者是抓住手边可以抓住的东西塞到嘴里,我不认同那些“口腔期”什么什么的说法,当然也不会是“犬儒”的古希腊遗风,我比较倾向于儿子有那种脱略形迹名士遗风的说法。但是今天早上,在看到他把小手肆无忌惮地插到玉米糊糊中捞着吃的时候,我不能不在宝宝妈大发雷霆之前,对他的名士做派提出批评,在家庭的政治路线斗争中,表态的时机非常重要。

    不过我并不担心宝宝耽于沉思,因为他也是这样的充满行动力,为了证明给我看,他今天早上还果断的在给他把尿的时候,试图抓住横空出世的尿线线,结果发现自己不过是在“电光影里斩春风”,于是讪讪地将湿了的小手放到了嘴巴里,而我的“童子尿理论”在家庭联席会议辩论中不幸落败,和宝宝一同被批判。其实我想告诉他,真理这个事儿,有时候不见得在多数人手上。算了,长大了,谈恋爱了,他自然就懂了。

    值得一提的是,8个月的宝宝虽然年纪小,但是西藏问题上一样有着非常强硬的态度,当奶奶抱着他走过爸爸身边的时候,他忽然愤怒的发现爸爸在看《西藏生死书》这些的“反动”藏传佛教书籍,因为他还不能体会爸爸在和藏独分子斗争之前做功课的特殊作法,所以简单而粗暴的把爸爸的书本打倒在地,并以此作为对4、13渥太华华人示威活动的支持。对这一点,我深表理解,不过,他同时把爷爷的眼镜也打倒在地,让我有点担心他对文化的批判有点暴力倾向,可是,当我发现爷爷的眼镜和达赖喇嘛的眼镜同一款式的时候,一切疑问迎刃而解。

    宝宝有着清醒的头脑,但是在他即将入睡的时候,这是个极大的困扰,用奶奶的话说,这个帝国主义的宝宝“不甘心自己的失败”,用自己模模糊糊的个人意识,顽强地和睡眠需要做着有你没我的较量。但是在妈妈“奶衣炮弹”的威力之下,每每落败。这些战斗发生在白天,发生在傍晚,也发生在万籁俱寂的深夜。。。。。。

    当睡眼惺忪的宝爸宝妈在曙光中,迎来宝宝第一个甜美笑容的时候,新的一天就又开始喽。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