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欲望城市之19 你活该

好象所有的爱情一被祝福,就立刻成了一个公众事件,从而有种授人以柄的话语权让渡的荒谬感受。

爱与不爱乃至怎么爱以及爱到什么时候就该进入到哪个阶段,都有人可以掺和进来说三道四,没办法,谁让你公诸于众了呢?谁让你腆着脸想看看别人分不清嫉妒还是羡慕的反应呢?

虚荣了吧?市侩了吧?你活该!

我和费奥娜就在不知不觉中,成了这么个例子,成了传说中,历经千劫修成正果的爱情极品。

这个名声的结果是,动不动就有亲朋好友打电话来,甚至登门造访,以参观学习、教学相长的名义,来观摩取经,顺道高屋建瓴,也是未雨绸缪地指点指点我们,往后的日子该往何处去。

可是,等一等,幸福是能够被拷贝的吗?幸福是能够被教导的吗?你们好幽默。

送走又一拨客人,关上房门,我拉着费奥娜,坐在沙发上,把手放在她日益隆起的肚子上,一边感受着生命的滋长,一边反省着自己,反省着这些被交口称颂的幸福, “费奥娜,你觉得幸福吗?”

“挺好的啊,你怎么这么问?是不是你又想折腾什么点子了?”

“别人说的这些经验跟咱们都有关系吗?老实说,我一直拿爱情当特别私密的事儿,咱们俩觉得好就成了,哪有放之四海而皆准的过日子准则呢? ”

“人家也是好意,再说了,我觉得你最近有点忽视我,忽视孕妇是不道德的行为,懂吗?”

“其实我是外面有个小的,所以有点忽视你。”找时机说真话是我的美德,这样心理负担比较小。

“要是真的就好了,我跟宝宝坚定不移地赶走你,让你净身出户。”

“你是说不带一分钱走?”我心存侥幸。

“你听清楚了,是先把你净了身,再让你出户。”费奥娜似笑非笑,却又斩钉截铁。

我的手机忽然响起,这个铃声我特别留给了梅子。费奥娜一手摸着腹部,一手从茶几上把我的手机递了过来。

“你厉害,你厉害。我就知道,所谓一山不能容二虎,哪怕一公和一母!”说笑声中,我去到阳台上,装模作样以公司同事的口吻和梅子通电话。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