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1383659010-2826969128_m.jpg

无可否认,这是一部出色的影片,但这绝对不是一部令人有愉悦观看体验的影片。因为导演伍迪艾伦再次用他貌似喜剧的影像语言阐述了他的名句:“人生可以分成两种:可怕的人生和悲惨的人生”。

伍迪艾伦如果没有找到凯特布兰切特来演茉莉,这部电影一定又是一部,只有纽约客叫好,却叫不了座的小众电影。那个唠唠叨叨的女人,基本就是个女版的伍迪艾伦在神经质的滔滔不绝——象这位大师所有的片子一样。

布兰切特这位有着深厚表演功力的好演员,成就了这部电影,她的表现是如此出色,所以拿几个最佳女主角奖都不为过。(不过还是忍不住说一句,她的表演从豪门贵妇到迷途失意者,从优雅从容到歇斯底里,表演张力固然是极大的,但回味就少了些,通俗的说,有点“齁”——作家型导演的习惯,就是情绪铺陈的太满,故事说的太流利,如果能给这个角色一点自己发展的空间,我觉得会更好看一些。)

我们来回味一下剧情吧。

活在纽约名利场中的茉莉Jasmine,由于老公海尔从事金融欺诈骗局败露,一下从上层社会跌落负翁一族,海尔在 狱中自杀,儿子也从哈佛辍学并发誓永不见茉莉,她不得已前往三藩市投奔没有血缘关系的妹妹Ginger,虽然已是债台高筑穷途末路,但依然架子不倒,用名牌旅行包不说,还是坐头等舱,让妹妹乍舌。随着她在三藩市的生活不断展开,电影不断通过闪回的交叉剪辑,交代了她当年的豪奢生活,还有Ginger和前夫奥吉怀揣奖金彩票是如何前往纽约度假,又是如何先被冷遇,后得知暴发土豪身份,又是如何被海尔吃了窝边草,被骗最终导致离婚——茉莉那种冷血和物欲的本性,被展示无余。而超市打工族的妹妹在她眼中,就是在无聊的混日子,不过是从一个loser怀中,转到另一个——妹妹的未婚夫Chili,因为生活理念迥异,更是和茉莉水火不容。无奈为了生活,她只得降尊纡贵的去牙医诊所做接待员,她内心的羞辱感与日俱增,终于在牙医热情示爱的时候夺门而去。终于,我们知道,原来是她那一直四处风流的老公要抛弃她,和一个少女厮守,她绝望中拨打FBI电话,告发老公的同时,也改变了自己人生的轨迹,儿子因此恨她永不愿见她,茉莉迷失在人生的中途,她浑浑噩噩的生活,靠着酒精和镇静剂度日。直到一个不经意的Party,改变了她们姐妹的生活,妹妹Ginger碰到了一个音响工程师,蓝领生活阶层碰到了白领阶层,她以为碰到了真爱;而茉莉遇到了英俊而富有的外交官德维特,重回上流社会的梦想让她焕发生机,魅力四射,在被问及过往时,不自主的编造历史编造自我形象。但就像灰姑娘熬不过12点,时间让一切原形毕露,音响工程师原来只想和Ginger结段露水姻缘,她终于回到了Chili的怀抱,回到了那种为一块比萨饼而欢乐的日子;茉莉就在和外交官去买订婚戒的时候,碰到了被害的好惨的Ginger的前夫奥吉,奥吉一顿抱怨,把外交官眼中完美的茉莉形象打得粉碎——婚自然是不结了,而茉莉又开始疯疯癫癫的自言自语了。(剧终)

整个故事,其实就是和64年前费雯丽那部经典的《欲望号街车》如出一辙,只不过在前面嫁接了一个有时代特征的“金融欺诈骗局”的前因,后面去掉了一个女主角被送到精神病院的结局,其他都是惊人的相似。同样是一个眷恋旧日好时光的女子,怀揣秘密,来到陌生的城市投靠贫困的妹妹。都是对新生活高不成低不就,还都和妹夫横眉冷对。都是只差一步,就能找到一个愿意娶她的男人,结果由于说谎而功亏一篑,最后,在女主角的凄惶和无助中划上句点。

相比之下,《欲望号街车》的结局更令人难忘,最后费雯丽那句“Whoever you are, I have always depended on the kindness of strangers”,多年后想来,依然令人心碎。而《蓝色茉莉》结尾处,茉莉跟阿甘一样,坐在公车站无人倾诉,只得自言自语——让人觉得确有回味,但震撼力度有些欠缺。总之前者是充满宿命感和历史感的伟大的电影,后者是小情小爱体味人生的不错的电影。

我听一个西人朋友这样说过茉莉这样的女人:She knows what she has and how to sell it. 意思就是,知道自己魅力所在,也知道如何利用它。因此就算在她一无所有的时候,她依然有这样的魅力和聪明,俘虏外交官,也难怪她那位缺乏自信的妹妹一直说姐姐:’她的基因更优良“。在茉莉身在云端的时候,她有着女神的范儿,就算跌落凡尘,也没用脸着地,就算一时迷失在人间,不知何去何从,但机遇来临的时候,我们看到,她那份精气神还在。也许,茉莉擦干眼泪,收拾停当,明天,又会是新的一天。如果当年的斯嘉丽可以,为什么茉莉就不行?虽然这位茉莉是那么物质,那么不自省,那么自我至上,但她的生活动机是如此强烈,被泪水不断冲开的眼线,依然勾勒出努力往上的眼神!(凯特布兰切特那种不甘的神情,非常有说服力 )看到她谈论“Blue Moon”曲子的时候,那种心醉神驰的表情,你会知道,这个女人只有肉身还在三藩市,灵魂留在了纽约,有人能带领迷路在人间的她回家吗?只有命运,会给出答案。

而那位配角妹妹,扮演者其实也大有来头,Sally Hawkins, 一位赢得过英国金球奖的女演员,她扮演的蓝领小市民也很到位,是极好的绿叶角色,那种庸碌而易于满足的心态,和姐姐成了鲜明的对比。如果说茉莉代表着世界上百分之10不甘平庸的人,他/她们走到哪,路就到哪儿,可如果心里没有指南针,他/她们就会迷途。而Ginger代表着世界上九成愿意随遇而安生活的人,他/她们甘于安稳,平淡,坚信公平,与世无争,知道自己从哪里来,到哪里去,跟随着众人的脚步,身边的人就是他/她们的座标,不用思考生活,所以不必担心,也自以为永不迷路。

在茉莉眼中,我们朝九晚五过着悲惨的生活;在我们眼中,茉莉好高骛远过着可怕的生活,谁,更快乐一点呢?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