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逆向歧视”这个有趣的命题,其实能否存在,在维基百科中都没定论,但请允许我今天就拿同性恋的发展来说说事儿。

不谈同性恋的前世,扯远了,光中国的“分桃断袖”,古希腊“圣团”那些故事就够说半天的,今天我们只谈谈北美。
同性恋的今生,于二战后初现端倪,一直在酝酿社会力量,但1969年的“石墙骚乱”引发全球的同性恋浪潮之前,西方主流文化使它不得不保持隐秘存在的姿态。
但自70代起,诸如“同性恋解放阵线”这样争取平等权力的机构,利用“人道,平等,包容,接纳”这样的“政治正确”语境导航,迅速在与民权、反战、反主流的合流中,壮大起来,并拓展出一片生存空间。随着近半个世纪的价值流变,当年挑战主流文化,要求为同性恋平权的先锋异见分子,如今已变身为主流本身,于是左右手分别持着“平等公义”和“人性至上”的大棒,神挡杀神,佛挡杀佛,生生逆转了主流对同性恋的看法,从憎恶恐惧,变为同情支持,更将这种认知变为一种“文明意义上的全民共识”,不过这个运动并未就此打住,而是进一步从这个平台出发,开始党同伐异:

“小明,你怎么能不赞同同性恋呢?你这充满偏见和歧视的恐同者,滚出去!”
但问题来了。
说好的“平等”呢?你弱、你人数少、你被人白眼冷遇威胁暴力对待、所以你做什么都一定有理?可我异性恋者不歧视你们,你们同性恋支持者也别歧视我们呀?!
这里要厘清一个概念,就是“同性恋平权倡导”,不等同于“同性恋倡导”,前者是个政治概念,后者更接近个人性取向的概念。
但你看,从政治,到媒体,到艺术,再到普通民众,对于同性恋的负面影响,噤若寒蝉,为求政治正确,虚伪地对这两个概念的差异故意视而不见,集体失语。西方文艺复兴以来,“肯定人权,倡导解放,提倡科学”的文明精神已悄悄被绑架,陷入了无法自拔的怪圈。随便看看现在的媒体报道,你就会看到,连奥巴马对请到白宫却粗鲁打断自己说话的同性恋跨性别者也无可奈何,越来越多的事例让你知道,这些“同性恋倡权者”惹不起。对“同性恋”的态度已成为另一种意义上的“皇帝的新装”:同性也有爱的权力;艾滋是可以控制的;特殊性行为是个人选择。。。社会资源耗资无数织就的,是一件无法蔽体的道德外套,可沉默的人群中,最怕的就是孩子一句“皇帝什么也没穿”。
现在,这种“逆向歧视 Reverse Discrimination”已超越社会舆论层面,开始向最后一个意识形态的桥头堡——教育 进攻了!
只要把孩子的视界套上彩虹滤镜,从此,我道不孤倒还是其次,关键是下一代、下下一代也不会有人再来戳破皇帝的谎言了,谁会对自己习以为常的东西,提起批判!

别误会,我虽曾生活在一个把“同性恋”称为“鸡奸犯”的国度,但也对同性恋并不排斥,我有见过身边“同志”朋友的辛苦挣扎,他们有自己的艰难,金赛博士说同性恋占总人数百分之十的话,我也将信将疑,但无论如何如果用这种理论上的“弱势姿态”,强化同性恋者在学校中,工作机构受歧视个案,“我弱我有理”,去引导社会舆论,操纵社会价值,甚至于达到“逆向歧视”的地步,真正就是一个可悲的思维怪圈了。

(本文无宗无派,不代表任何团体发声,如有回响,纯属巧合,但如你有共鸣,欢迎转发)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