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先来看段视频:

https://youtu.be/5Zyeg9kISr8

视频是英文的,讲了个什么故事呢?TheRebel的记者做了个实验,派出身高六尺的男子David Menzies, 身着穆斯林妇女面纱罩袍,不是那种只包头发的哟,而是打扮的象忍者一样的哟,从头到脚严严实实包住,走进了Election Canada投票站,拿着身份证件,戴着面纱,毫无阻拦地把票给投了,工作人员连句多余的问话都没有——你想想,面对一个穿着妇女罩袍面纱的男子,所有的人员都是那么的镇定自如,这事本身正常吗?

Screen Shot 2015-10-11 at 11.28.51 PM.png

为了测试选举制度的公平性,我们用这样一个极端的做法来试错,一下就看出这么做漏洞在哪里了吧?万一不是他本人呢,万一随便捡了张身份证就去投票了呢?选举也好,入籍也好,这样的场合,如无法核对身份的面纱,你说该怎么办?连我八岁的儿子都说,把面纱取掉一会儿就好啦,核对下身份嘛。可偏偏这个好比“皇帝的新装”一样的问题会越吵越滚雪球,结果成了本次选举联邦大选的一个大热话题:联邦自由党和联邦新民主党一致认为,任何人无权干涉女性的衣着打扮,小杜鲁多更说的慷慨激昂,“国家要捍卫少数民族权利,捍卫妇女的权利”。而联邦保守党政府则从2011年就禁止在公民入籍宣誓仪式上戴面纱,最近又说,未来有可能不准联邦公务员戴面纱或罩袍,与政府官员洽谈公务时也不能戴面纱。

zunera-ishaq.jpg

这位穆斯林女子Zunera Ishaq最近也是因为类似的话题,成了热门人物,她由于在入籍仪式上要求戴面纱,违反了保守党政府2011年开始实行的禁止宣誓入籍时蒙面的禁令,而引出了连串法律诉讼:联邦法院2月裁定该政策违法,上诉庭也支持判决,但政府拒绝退缩,加拿大最高院正在审理。哈珀总理始终坚持,公民入籍时露出脸,符合加拿大价值,也是保证国家保安的必要措施。

Screen Shot 2015-10-11 at 11.26.16 PM.png

回到开头的那个实验,我姑且不提另一种可能性——工作人员多有自由党背景,巴不得讨厌保守党的穆斯林来投票——我没有这么假设,省得你说我政治不正确。我只说这件事情本身,是否应该按照法规和常识来处理。而最近看到那些泛政治化的评论让人哭笑不得:“如果有一天,不喜欢锡克教徒包头巾,是否会不允许公务员包头巾(你没见过包头巾的警员吗,还这么扯?再说包头巾影响核对身份吗?)如果有一天,不喜欢黑色包住的人的皮肤,是否会不允许黑人做公务员?又或者黄种人呢?(我就知道你要使劲往华人身上扯,但在多元文化立国的加拿大,这怎么扯也扯不上吧!)”

5_1K9141T.jpg

来看看民意吧,几年三月由枢密院委托进行的3000人调查显示,82%的人反对入籍仪式佩戴面纱,15%支持,4%不了解或无回应;而由加拿大广播公司电台的民调显示,72%的受访者反对入籍时戴面纱,19%认为可以。

法院或许真的有“价值雷区”,哪个法官也不敢踩,那么判,也可能法理推导另有蹊径,我们也没法说;但民意你总该听听吧。明明知道“废除面纱禁令”会带来很多制度上的漏洞,但为了政党的利益,为了几张选票,一定要逆着多数民意,坚持错误,这样的自由党或者新民主党执政,你觉得,能行吗?!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