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近日接连看了两部有关新闻报道的精彩电影,一部是刚荣获第88届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原创剧本和最佳影片的《Spotlight》(惊爆焦点),还有一部是2014年荣获第87届奥斯卡最佳原创剧本奖的《Nightcrawler》(独家腥闻)。前一部可以说是,向渐行渐远的新闻深度报道致敬;而后一部则是探讨一下,无底线的“公民式新闻”会怎样的给社会伦理投下阴影。

两个故事都好看。《Spotlight》改编自《波士顿环球报》中一篇曾获得“普利策奖”的新闻,讲述了这个团队,是如何顶住压力,用巨大的勇气揭露天主教牧师性侵男童的故事。作为一个在中国和加拿大各有十年电视媒体从业经验的前媒体人,我在故事中看到了很多似曾相识的场面:
比如在法庭走廊努力从律师口中套出一丁点资讯;
比如因为话题敏感而不得不面对权威人士来“打招呼”;
比如在深夜坐在电脑面前梳理资料、分秒必争地赶稿;
比如为坚持自己的报道主张而和上司怒发冲冠;
比如在觥筹交错的场合中试图寻找到有价值的新闻线索;

比如在报道中受到了灵魂的震撼而脆弱地向宗教寻求帮助。。。

Spotlight.jpg


那些直击人心的场面,让人明白一个道理,那就是“好东西是聪明人下笨功夫做出来的”,对此我并不想说太多。让我印象深刻的,倒是两个小小的细节。一个是女记者萨夏在完成了揭露上帝代言人的罪行、矛头直指天主教机构本身、锋利犹如刀剑的文章之后,情绪复杂地陪着笃信天主教的奶奶读这篇配图的报道,奶奶读了一半,嘴唇颤抖地要孙女倒杯水给她喝。。。另一个是马克·鲁法洛扮演的麦克,读完从法庭拿到的天主教包庇性侵犯神父的文件,内心崩溃,靠在教堂门口,看着脆弱无辜的孩子们在唱《平安夜》。。。

忽然想起很多年前,我拍摄过一个专题片,说的是在中国农村一个不幸的女孩由于幼时眼中落下一粒异物,肿块越张越大,整个脸部变形,被亲生母亲说是妖怪,那母亲甚至离家出走去了邻村,不愿再见她。她只能和年迈的祖父母生活,还有当年审理母亲遗弃案件的好心女法官常常来安慰这个不幸的孩子。作为一名年轻的记者,我对她的母亲非常愤怒,于是使用当年还算管用的媒体力量和关系网,总算逼着那个狠心的母亲来和女儿见了一面。但我高估了母爱的普世力量,也高估了自己说服人的能力,看到那母亲麻木不仁冷漠的样子,我终于明白,人世间,有些事是非因果,真的不是自己想象的那样。深夜,我望着旅店对面教堂的尖顶,那种无助感——在很多年后,在这部电影时,看到主人公们遭受内心的冲突和拷问时,那种似曾相识感强烈地涌上心头。

其实记者都不是完人,片中这些承载着“铁肩担道义,辣手著文章”的记者们,满嘴说着“公众知情权”的同时,也会因为不想被人抢了头条,而苦苦哀求律师暂缓文件禁令解除;明知家门口住着性侵犯牧师,老板一句“缓一缓再警告邻居的孩子”,也就照做。但正是因为这些瑕疵,他们才显得更加真实。这是一群在沙滩上建立城堡的坚持者——他们隐忍,911时间让宗教一时变得无法或缺,他们就暂时封存资料等待解禁的时刻;他们锋利,在法律条文空袭间寻找机会,使出全身解数捕获资料;他们思虑周详,团队合作,从一个神父的个案延伸出去,直到有足够的证据来挑战天主教整个庞大机构。但片子的结尾也说,那个包庇性侵牧师的主教还是被转调去了罗马最高等级的教堂,全球到处被揭批天主教牧师性侵案,但又如何,梵蒂冈风波过后,也没做什么。专家发现的天主教独身主义导致6%的性侵率,依然只是学术研究成果。——时间的潮水总是会把他们辛苦堆起的城堡无情的推平。

Screen Shot 2016-03-22 at 12.42.55 AM.png

更残酷的是,象片中“聚焦”这样动辄几个月做一个的深度报道,由于成本太高,总是在新闻媒体机构的裁员名单上,名列前茅。同时,民众也被网络新闻这样自媒体的即时性,培养出了扁平式的新消费口味,他们满足于众声喧哗的过剩观点,对故事背后的故事,需要花脑筋去立体理解,需要自己的价值判断共同来参与的报道内容,越来越不耐烦,于是迎合这样的口味,《Nightcrawler》(独家腥闻)这样的奇葩就应运而生了。

Screen Shot 2016-03-22 at 12.46.52 AM.png

不得不首先夸赞一下男主角Jack Gyllenhaal实在是新生代的领军优秀男主角,比那个靠吃生肉装野蛮人夺取小金人的小李子,强太多了。英俊潇洒的他为这个角色减肥30磅,成了这幅颧骨高耸双眼凸出的病态自由媒体人模样,他深夜飙车只为狂热追逐城市中的血腥画面,靠网路视频极聪明地自学成才,又充满控制欲要身边的人都臣服于他。

没有道德底线地拍摄车祸,坠机,凶杀事件,他在追逐血腥画面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为了满足构图需要搬动现场尸体开始,他发展到弄松竞争对手的刹车线差点害死他,拍摄到凶杀画面也不告诉警方真相,反而把真相囤积居奇,最后居然还架好机位,安排警察送死,只为得到悬红以及高价出售“独家腥闻”!新闻道德的伦理底线,在片中被一再挑战,一降再降。

Screen Shot 2016-03-22 at 12.47.17 AM.png

“公民新闻”这个词出现很久,人人都说这恐怕就是新闻的未来。无需专业人士,任何一个人都可以拿起手边的拍摄工具,拍下有看点的东西,网络点击也就会为它们的独特稀缺性而疯狂。在“注意力经济时代”,把关注变为金钱,技术上已经不是问题。在这样的盈利模式中,可没有给约束留下多少位置。“只要有100%的利润,资本可以践踏一切法律”,别说相关法律还不完备了。新闻真的会沿着“腥闻”的道路一路滑下去吗?不敢说全部,但这部电影中的假设是有根据的。

两部电影,其实都是追求“独家”的媒体报道,但前者是充满了思辨的创作,同时也有意无意地承担着社会公义的彰显功能;但后者只有对观众恶趣味赤裸裸的迎合,同时也在不断下拉新闻伦理,乃至社会伦理的底线。遗憾的是,我们在和前者说再见的同时,也在对后者热情地说Hello。

网络上越来越多消解了美好的、无意义的视频、图片、消息存在,新生代却在反智文化的教育下,对它们情有独钟。

很不喜欢看到这样的真相,但可惜,它就是真实的存在,只希望,不要是未来的全部。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