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欲望城市 的存档信息

2007-12-26 23:05:202,202 浏览

    车窗外绵绵细雨,华灯初上,我在多伦多大学外的车里等梅子下课,深吸口气,闭上眼睛,内心深处,罪恶感混杂着对肉体放纵的冲动期待,再加上一点点以费奥娜为假想敌的智力游戏博弈般的快感,让我血行加速,不得不调整一下坐姿——而这个时候我需要给自己一个理由。     “美国现在的婚誓,已经把原来的‘直到死亡将我们分开’一句话,换成了‘我们的爱能走多久我就有多忠诚、我能… (阅读全文)

2007-12-25 22:18:561,728 浏览

    还在刷牙,忽然电话铃声大作——公司催我这个季度的销售报告,10点老板要看。多伦多不比中国,那里的游戏规则是“有事秘书干,没事干秘书”,可是这里人工太贵,在这个小公司里,无论是当主语的秘书,还是当宾语的秘书,我想自己恐怕都无法负担,只好自力更生。     拎着公事包冲向电梯,阿拉雷的门开着,好象他跟我说了句什么,可是电梯门已经开了,我真的是没空跟他说笑了。… (阅读全文)

2007-12-05 23:08:471,026 浏览

    悬浮在空中的阿拉雷目光澄澈,似看非看,一会以后慢慢又落在了沙发上,好象从来未曾离开,又好象他生下来就坐在那里没动过。我当时的感觉就象在拉斯维加斯看CHRIS ANGLE的街头魔术表演,我死命掐了自己的大腿——疼,又疑疑惑惑地爬到地下看沙发下面有什么机关,再绕着他看了好几圈,却什么也没能发现,讪讪地回到座位上。那个感觉我无法用文字描述,或许你看看这个链接会多… (阅读全文)

2007-12-02 22:17:101,606 浏览

    站在阿拉雷的家玄关处,我差点休克——这哪是民宅,这简直是“色情家饰博览会”啊!     如果你看过怪才导演库布里克的《发条橙子》,你一定还记得那个色到极点的“奶吧”,可是那个奶吧跟阿拉雷的家一比,纯洁的就象幼儿园:阿拉雷的家,进门就是印度的欢喜佛——嘿咻嘿咻造型的红木浮雕整整一面墙、造型生动雕工精美年代久远;几乎所有的沙发、椅子都是裸女的跪姿造型、没有面部… (阅读全文)

2007-12-01 22:45:371,251 浏览

  提问!   回答! “100辆奥拓排成一排,就等于宝马吗? 10000条小舢板链子一扣,就叫航母吗? 1个在化妆间折腾了120分钟的费奥娜,就是“凯瑟琳 泽塔 琼斯”了吗?”   对这类问题,智力正常的你当然知道答案。   可是如果费奥娜胆敢悍然公开问我这样的问题,无论有多少亲朋好友在场,无论有没有可能成为人类公敌,也无论会遭到千千万万后来者的唾骂,我还是一定会思维间隔时间为… (阅读全文)

2007-11-28 00:14:09852 浏览

    有一种爱,没有前奏,没有征兆,就这样劈头盖脸从天而降,毫无道理却满满当当地到来——幸福是要点时间来品味的,可是这样疾若钱塘潮、万马奔腾、千里江陵朝发夕至一样的爱,会让人眩晕感多过幸福感,我的意思是,过于巨大的幸福会让人反而疑疑惑惑——这样的爱,我配吗?     15年前的那个秋天,胖胖神情恍惚地出现在我宿舍门口,挡住了暖暖的太阳,我当时正在边享受日光浴边… (阅读全文)

2007-11-20 23:25:12995 浏览

    “苍天哪,你真是开眼了。”     阿拉雷的号啕大笑打断了我的回忆,我看到前方不远处另一条船上,这位仁兄激动得向我们展示他刚刚调到手的一条。。。。。。SUN FISH,啊,真是尺寸惊人的说,都比巴掌大啦!     看到美女斯黛拉笑得一脸纯真,我和金胖胖无奈地对看一眼——鼓掌鼓掌——谁让人家阿拉雷付了租船的钱呢?这泼才也恁的过分,还一定要当着美女我用英文夸夸他,我只好… (阅读全文)

2007-11-18 22:16:11628 浏览

    枫叶之国加拿大秋色之美,举世无双,不过在我眼中,最欣赏的倒不是那火一样热烈的红枫,而是喧嚣的红色褪去之后,只能存在短短几天的那一树明黄——灿烂!放肆!沉默!绝望!——凡高笔下的“向日葵”也就是这样的意境了吧。     端着杯苏打水坐在船头,我静静地感受着RICE LAKE之秋——迎面而来的湖风涤荡尘世琐屑,慢慢开始明白,不后悔、不怀念才是快乐——如果快乐也有秘诀的话… (阅读全文)

2007-11-16 00:48:191,950 浏览

    世界上有三个秘密人们永远不知道:可口可乐的配方,英国女王的财富和我家这个小孕妇什么时候发飙。怀孕后,喜怒无常的费奥娜每天早上从床上起来,脑子里都有50个主意,而其中51个都足以让我一天过得紧张。这恐怕就是传说中的“产前忧郁症”吧,别误会,我不是说她,我是说我自己。     得了“产前忧郁症”的我,百无聊赖地坐在地铁里,翻着报纸,打发着无趣的时光。当车厢咣铛… (阅读全文)

2007-11-15 22:59:43978 浏览

    不过生气的原因是不能让费奥娜知道滴,不然会有COLD WAR家庭版发生,只好拿路边无辜的野狗撒气。     冷静下来,想想其实也没什么好气的,谁都有言论自由嘛,不过连个官方老婆都没有的阿拉雷居然对生孩子一事还颇有研究?实在是令人诧异——据说阿兄乃是东北和四川的混血儿(这两个省的距离搁在欧洲说个混血你不会意外吧?放在亚洲也是一样),此人皮肤黧黑,体格壮硕,相貌…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