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2-10 00:27:083,104 浏览

萨布里娜和谢廖沙的到来,象一道灿烂的光线刺破了重重的阴霾: “肖恩,你放心,我喝足了伏特加才来的,这会就想吃个炸鸡翅,你呢,谢廖沙,好,两份,水牛城口味的哦。 “老巴依(就是那个留用的老厨师),两份炸鸡翅,弄好叫我。” 吧台前热闹的不行,门口又走进了两个人,原来是我的房东太太,密斯林达和她的先生,这个给我的酒牌留了个大窟窿的女人先是向我表示了祝贺,再就… (阅读全文)

2007-02-09 00:42:271,519 浏览

我忽然觉得天旋地转,四周的声音和图像都一下子离我越来越远,眼前一黑,我倒在了地下。 再次恢复意识的时候,我看见了萨布里娜焦急的脸。 “感谢上帝,肖恩,你总算醒过来了。别这样,世界上没有过不去的桥,有了问题,去解决它就是了。你确定不用去医院吗?我也觉得你可能是太累了。” 萨布里娜把我扶起到一个吧凳上,想想又接着说, “我白天正好没事,可以在店里帮你看着施工… (阅读全文)

2007-02-08 00:59:32646 浏览

欧买高的大名在外,所以两小时后,当我和小团在台后门口喝消夜小馄饨说起这事的时候,他居然也知道此君。     “你说他找我去干吗呢?”     “你这个笨蛋,对你们台的情况好像很不敏感,请问欧买高现在官拜何职?”     “经济频道主任啊。”     “错,是经济频道筹备处主任,你想想,这难道不是他招兵买马的时候吗?”     对啊,我正是笨,连团头鱼这样留在学校读研的人都知道的事… (阅读全文)

2007-02-08 00:33:151,696 浏览

  好容易收拾完东西,正坐在桌边,等她们母子祈祷结束,准备开始享用萨布里娜做的俄式红菜汤,我的电话响了, “我是小桐,告诉你个好消息,我要来多伦多了,是老板报销机票的哦,他给我这个好处,你猜是为什么?” “他同情我们牛郎织女?” “才怪,因为我当了财务总监后,就没空来看你了,这是他的原话。” “可怜的拉磨小毛驴哦,哎,等等,你说什么,财务总监?” “你垃圾食品吃… (阅读全文)

2007-02-07 11:15:101,109 浏览

“肖恩,你说老实话,你为什么来酒吧打工?”有一天,在我扫完厕所在吧台边喘气的时候,萨布里娜一脸严肃地问我。”别说你是为了体验生活。” 我看看没有别人在周围,”其实,我是斯大林同志派来的克格勃,在酒吧探听资本主义的罪恶。” “我是在很认真的问你,肖恩,回答我。” “好吧,其实我是想自己开个酒吧,可是我对加拿大的酒吧没概念,所以我要学习,回答完毕。” “我不是要探听… (阅读全文)

2007-02-06 23:50:28736 浏览

所以这位仁兄回到这个城市的时候简直就是重入轮回。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靠着他的英雄功勋和他爸爸的一个电话,作为“掺沙子”,分到了电视台,说实话,当时的台长,一个典型的文人型领导非常瞧不起一个高中刚毕业的手下,只让他干点和电视不沾边的行政工作,欧兄也不着急,韬光养晦,慢慢观察了四五个月,利用电视台提供的免费资源自己琢磨,拿本台的节目和别的台横着比竖着比… (阅读全文)

2007-02-06 18:29:261,551 浏览

我忽然想起在我住的地方还有点云南白药,佛雷得走不开,马上让萨布里娜开车送我回去处理伤口,说工钱照算。     萨布里娜开着她的二手HONDA,把我送进了地下室,又帮我翻箱倒柜找出了云南白药,包好了伤口。又帮我倒了杯水,看到我满墙贴的老电影海报,开玩笑地问我哪部是我导演的,我疼的龇牙咧嘴的说,下一部。     萨布里娜想想又去她车上弄了瓶小小的伏特加,说是止痛药,… (阅读全文)

2007-02-05 22:15:511,929 浏览

想想人家罗妹妹没拿我当外人, 免费请我听毛片现场实况, 都是我不懂得欣赏,受不得这个刺激. 走在多伦多奥辛顿街上, 批评和自我批评了一番. 买了点水果什么的想滋补一下, 提心吊胆回到家. 还好,没动静了,不过我桌上放的半锅面条却也不见踪影, 估计罗妹妹和鸡冠头也没拿自己当外人, 笑纳了. 这样的事情在我刚上班的一个月内屡屡发生, 我倒也不想抱怨什么, 他们还小嘛, 但却也起了… (阅读全文)

2007-02-05 22:13:47609 浏览

其实这不能怪我,那个年头中国的电视工作者还不那么多,社会地位还不象现在这么低下,到区县乡镇采访什么的,接待规格起码是区长县长乡长什么的,无论对多大年龄的记者,一律按照市领导来视察的规格接待,我才二十刚出头啊,久而久之就被他们宠坏掉了——看不到自己的背景是电视台,却真的以为自己是个什么东西了。     当小姑娘收到我的名片,十个有九个第二天会给我打电话,约… (阅读全文)

2007-02-05 02:43:03640 浏览

 一     毕业后,匆匆数年,恰同学少年时,曾在一起挥斥方遒的热血青年们,多半都已经热血流空,换来的是在庞大的社会结构的阶层中找到了一个自己小小的位置,在BBS上的雪上偶然留的趾爪中,发现虽然不是个个活的有权有势,但绝对个个都活的有滋有味,而阿娓,显然是其中最招摇的一个。     她成天顶着一个时尚杂志副主编的头衔,利用自己修长的身材欧化的轮廓,把自己修饰得…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