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11-28 23:52:21715 浏览

    30刚出头的胖胖从亚洲飘到欧洲、又从欧洲飘到北美洲,天地一沙鸥,此生未了,情似已却一无所扰——只有我知道,他是怎样用尽全力、好好地爱过一场,虽然火柴的亮光转头成空、早已消逝在风里,就连最后的轻烟也已不知去向,可是,上帝让被火柴点着的香烟只是燃了小小一段,还有长长的一截不曾寂灭。     “肖恩,你还记得外国文学老师讲过的希腊神话里,那位受阿波罗宠爱的女… (阅读全文)

2007-11-28 00:14:09852 浏览

    有一种爱,没有前奏,没有征兆,就这样劈头盖脸从天而降,毫无道理却满满当当地到来——幸福是要点时间来品味的,可是这样疾若钱塘潮、万马奔腾、千里江陵朝发夕至一样的爱,会让人眩晕感多过幸福感,我的意思是,过于巨大的幸福会让人反而疑疑惑惑——这样的爱,我配吗?     15年前的那个秋天,胖胖神情恍惚地出现在我宿舍门口,挡住了暖暖的太阳,我当时正在边享受日光浴边… (阅读全文)

2007-11-26 00:12:23710 浏览

    “老公,两条BASS钓到了吗?我要一条清蒸,一条红烧,你回来顺便再带把葱,哎,你还没回来啦?慢死了,你那个同学来吗?我得收拾收拾,家里乱死了,你也从来不管。”费奥娜的声音再次不依不饶的在电话那头响起。。。。。。     30岁生日那次,曾和费奥娜为“皮蛋怎么剥壳”大吵过一次几乎闹到分手,可是那次之后忽然明白,其实真正的生活无非就是些鸡零狗碎的事情,肉身是软弱… (阅读全文)

2007-11-20 23:25:12995 浏览

    “苍天哪,你真是开眼了。”     阿拉雷的号啕大笑打断了我的回忆,我看到前方不远处另一条船上,这位仁兄激动得向我们展示他刚刚调到手的一条。。。。。。SUN FISH,啊,真是尺寸惊人的说,都比巴掌大啦!     看到美女斯黛拉笑得一脸纯真,我和金胖胖无奈地对看一眼——鼓掌鼓掌——谁让人家阿拉雷付了租船的钱呢?这泼才也恁的过分,还一定要当着美女我用英文夸夸他,我只好… (阅读全文)

2007-11-18 22:16:11629 浏览

    枫叶之国加拿大秋色之美,举世无双,不过在我眼中,最欣赏的倒不是那火一样热烈的红枫,而是喧嚣的红色褪去之后,只能存在短短几天的那一树明黄——灿烂!放肆!沉默!绝望!——凡高笔下的“向日葵”也就是这样的意境了吧。     端着杯苏打水坐在船头,我静静地感受着RICE LAKE之秋——迎面而来的湖风涤荡尘世琐屑,慢慢开始明白,不后悔、不怀念才是快乐——如果快乐也有秘诀的话… (阅读全文)

2007-11-17 00:46:33914 浏览

    本周一晚七点,作为《张纯如:南京大屠杀》(IRIS CHANG: THE RAPE OF NANKING)剧组的兼职工作人员,我被邀请参加了这部影片的全球首映,首映仪式在BLOOR上的一家电影院举行,座无虚席。在片尾字幕中,看到自己和好友的名字位列其中,我觉得非常自豪。     这部影片的两位导演是夫妻二人,丈夫是做DRAMA的比尔,妻子是当年CBC的纪录片金牌制作人安,两人珠联璧合,创作出… (阅读全文)

2007-11-16 00:48:191,952 浏览

    世界上有三个秘密人们永远不知道:可口可乐的配方,英国女王的财富和我家这个小孕妇什么时候发飙。怀孕后,喜怒无常的费奥娜每天早上从床上起来,脑子里都有50个主意,而其中51个都足以让我一天过得紧张。这恐怕就是传说中的“产前忧郁症”吧,别误会,我不是说她,我是说我自己。     得了“产前忧郁症”的我,百无聊赖地坐在地铁里,翻着报纸,打发着无趣的时光。当车厢咣铛… (阅读全文)

2007-11-15 22:59:43980 浏览

    不过生气的原因是不能让费奥娜知道滴,不然会有COLD WAR家庭版发生,只好拿路边无辜的野狗撒气。     冷静下来,想想其实也没什么好气的,谁都有言论自由嘛,不过连个官方老婆都没有的阿拉雷居然对生孩子一事还颇有研究?实在是令人诧异——据说阿兄乃是东北和四川的混血儿(这两个省的距离搁在欧洲说个混血你不会意外吧?放在亚洲也是一样),此人皮肤黧黑,体格壮硕,相貌… (阅读全文)

2007-11-14 21:22:22967 浏览

    虽然阿拉雷理论上支持我伟大的科学生子精神,但是道义上,他睥睨我的动机:“你能不能为全人类想想?本来过几年中国的男性都有5000万要打光棍了,你还在苟安加拿大琢磨生儿子?想想全人类的男女性别平衡吧?”     “我还真没想那么多,哥们,那么多光棍是中国“计划生育”政策的纠枉过正,真不管我的事啊,多伦多这么多元文化,我儿子什么族裔美女不能找,他跟中国小伙子抢媳… (阅读全文)

2007-11-13 21:56:232,200 浏览

    没错,生男生女的决定权,掌握在神的手里;可是生男生女的行动权,掌握在我们自己的手里!作为人丁不旺的肖家5代单传,我第一次梦遗之前就非常清楚自己的历史地位和历史使命,你以为我从小养尊处优是没有一点心理压力的吗?你错了。     结婚后,老爹老妈很高明的从不催我要孩子,也从不说一个字要男孩子,只是三天两头“不经意”地说谁谁谁又添了个孙子,3代单传哦,宝贝得…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