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11-11 14:42:141,393 浏览

    凭良心说,我的菜做的不错,其实好吃的菜无非色、香、味三个字,花点小心思考虑到各个细节,加上一点点常识和创意,还是能把一道道菜做的颠扑不破的。可是问题在于,费奥娜来自四川,而我,肖恩来自江南,所以她抱怨不够辣,抱怨太甜,抱怨太过清淡,都是非常有道理的事情。     我知道我怎么做都不对,所以我就懒得改了。     我常常用小时候老人教育我的话来教育费奥娜… (阅读全文)

2007-11-09 23:41:061,197 浏览

本世纪,一个新好男人有很多版本的衡量标准,但有一条应该是通用的,那就是,在钱包里常备几个安全套,对自己负责,对她人负责,我认为这表达出的,是一种非常严肃的人生态度,在当今社会这就是“德”,(后排脸带淫笑的那位男同学,请你出去,别看了,说你呢,死胖子!最讨厌有人这样看着我,不是说你,那位36D的女同学,你可以坐下。吾未见好德如好色者也,唉。〕 气死我了,… (阅读全文)

2007-11-08 21:22:211,183 浏览

“肖恩,我跟你说个事儿。” “我耳朵没关呢。” “我觉得吧,我恐怕不会生孩子。” “愚昧,你老愚昧了,知道不?这是女人“非习得式”的技能,你知道吗?你从令堂的肚子里生下来的时候,就已经带着你这辈子所有的EGG,就是卵子,大概400多个吧,然后从初潮开始,每个月你就浪费一个,懂吧?” “渊博得跟个老中医似的,那,我要是不浪费呢?” “理论上不可能,除非你找实验室帮忙人工取… (阅读全文)

2007-06-03 01:30:432,519 浏览

我知道我是一冲动型选手,C小姐显然也知道这一点。她给了我一天的冷静期,又认真地带我和太太去看了两栋我在MLS上看中的TOWNHOUSE,终于让我在一通“小九九”后,认识到:买低价位的镇屋,在理论上是错误滴,在实践上是有害滴!(注意,这个只是针对我的情况,不具有普遍意义) 又经过了几番内心的挣扎和搏斗,我的最终买房原则出台了! ——DOWNTOWN的房子因为年迈价高格局不好,… (阅读全文)

2007-05-31 23:59:461,900 浏览

一个朋友对多伦多的“房事”颇有研究,这么教导我:多伦多房子交易量的曲线是这个样子滴,11月到第二年3月左右,天气寒冷,买卖冲动都受到限制,曲线低迷,从3月到6月春暖花开,大家你买我卖把房市推向高峰,真到了6月到9月大家冲出去度假房市又走成平线,9月到11月秋高气爽又有个看房高峰,然后另一个寒冬又来了。 所以我从11月开始看房子还是有这么“理论根据”滴——说白了,还是… (阅读全文)

2007-05-31 00:26:452,443 浏览

《多伦多房事》(原名)HAHAHAHA 常言道:“上帝欲使人灭亡,必先使其疯狂;上帝欲使人疯狂,必先使其买房!” 看着自己的房租变成了一张张收据,心里总是有点“不来不来的”痛(蜡笔小新语),痛定思痛,痛何如哉!——和太太一通合计,天时地利人和都到了——天时,国际大形势和国内小环境都还说的过去;地利,多伦多的房子跟温哥华一比,你就偷着乐去吧你;人和,儿子总得有个自家… (阅读全文)

2007-05-27 02:05:151,032 浏览

    宗教修行法门八万四千、恒河沙数,各法入各眼,不过我最近看藏传佛教的东西比较多点,不妨从藏密入手,先弄点有趣的东西引用一下来提提兴趣: 一、“1952,当时中共西藏自治区委书记张国华现场目睹了“虹化”:张国华得知一位老活佛说:「第二天早上他离开西藏」。张第二天去送行,那位活佛端坐大经堂中央,一时不解为何不来接待客人。於是与手下一起站着观看。见本寺庙的其… (阅读全文)

2007-05-25 23:52:30803 浏览

小时候扛着梯子,去果园中偷果子,梯子爬到了尽头,还是够不到,只好爬到梯子尽头,再自己爬树枝去摘——其实,我是想说文字就象梯子,如果穷尽了文字也不能触到真意,只好在文字的尽头放弃文字,才会发现原来“枝繁叶茂果子”多居然只是皮相,而树冠之上,竟另有一个大好蓝天!     所以,文字是“相”——再华美,也不过是一架烂柯山中的梯子罢了——该舍弃的时候,想想石崇怎么做来着… (阅读全文)

2007-05-23 23:25:30964 浏览

 水,是道家的最大智慧。 静观水,不论它是什么形态,都让我们感到它“无为而无不为”,因为它时时“顺势而为”,却又刻刻“心无所住”。就象快乐的杨朱先生,“为我”、“贵己”、“乐生”!生命的悲悲喜喜都一一尝过。 他的脱略行迹,会让不知他者觉得他纵情声色,耽于逸乐,可是你想想都是喝酒,你喝我喝他喝,李白、苏东坡也喝,不同处在于有人喝出酒精肝、有人喝出千古传唱的佳作。我… (阅读全文)

2007-05-22 00:56:31836 浏览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 ——《老子》的开篇居然这样说。翻译成白话文就是——“道,如果可以用语言表达出来,就不是具有永恒价值的道(规律);名,如果也可以用语言概括出来,就不是具有永恒价值的名(概念)。”这话让很多年后,一个叫白居易的人想不通了,他说道:                              “言者不如智者默,此语…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