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3-14 21:48:111,772 浏览

出国两年多,在外婆的手还剩一点点温度的时候,我和爸爸妈妈赶到了家,我亲手给她合上了眼睛,大家说婆婆最喜欢我,这是让我给她送终了,我愿意真的是这样——她第一个在人生的入口处迎接我,我在人生的出口处最后一个送走她…… 如果我一出生就有记忆,我应该记得外婆是用怎样的激动和快乐在产房门口迎接我的到来,她的怀抱是我离开母体之后的第一个宫殿,而带着她体温的旧棉袄就… (阅读全文)

2007-03-13 21:45:411,554 浏览

我给他们带去加东的,是两盘我以为已经消了磁的旧素材带,没想到原来的信号还在,更巧的是,爸爸妈妈回程路上无聊的时候看录像回放,无巧不巧,去加东拍摄的磁带结束在某一个位置上,结果看到了原来的磁带上,该死的林泉在嬉皮笑脸地问我那个俄罗斯脱衣舞女怎么样了,什么什么的——我问候林泉无辜的大爷一百遍,一百遍! “我肖家历代不敢说诗礼传家,可也是清清白白,你就算出… (阅读全文)

2007-03-12 21:30:352,712 浏览

林泉博士觉得爱情既然不能给自己带来幸福,他要跟人生打另一个赌——让婚姻变成财富,说的具体点就是利用加拿大的移民政策空子,和自己的加拿大公民身份,以办“团聚移民”的方式,帮助有移民需求的人实现愿望,理想的结果是,你法律上的那位配偶得到身份,而你得到金钱回报,行情是3到5万不等。据“业内人士”说,成功几率很大,不知道为什么,我听到10个这样的故事,会有9个半和福… (阅读全文)

2007-03-11 13:57:151,532 浏览

爸爸妈妈在多伦多待了段时间不免有点气闷,看电视就那几个中文频道还没自己喜欢的节目,串个门子还要跟人家反复敲定时间,坐公车提心吊胆不懂司机的嘟囔报站生怕错过,在街上逛久了也觉得好烦,什么大瀑布CASA ROMA什么的都看了好几遍了。我吃山珍海味也是胡吃海塞,萨布里娜爱吃的他们也做不来,爹妈烹调的劲头也淡了,又没个孙子让他们消磨时间,只好在公寓里做完了饭就发呆… (阅读全文)

2007-03-10 20:59:59944 浏览

  老爸半懂半问地听我跟老语言学家聊天,晚上收工,和我坐下来吃饭的时候,让我把他的论调翻译一遍,听完,不禁怒火中烧——噢咿噢咿,你个皓首匹夫苍髯老贼,也敢在我堂堂中华儒家思想的千年传承前狺狺作吠,自己也就是一个穷途末路的说拉丁文的老混混,居然对我中华文明的伦理道德说三道四武装挑衅,他那套理论不过是在为他自己失败的人生找个注释!(幸亏爸爸未能当面用英文… (阅读全文)

2007-03-09 22:33:491,443 浏览

午后,爸爸妈妈去了林泉处串门,店里没几个客人,估计老巴依一个人就能搞定,我和萨布里娜对视了一下,彼此心领神会地溜回了家。谢廖沙还在学校,安静的三居室,只剩我们,快乐得就象两个逃课的小学生。 公寓的大门“砰”地在我们身后关上,我们是历经尘劫波的亚当和夏娃重回伊甸,欲望不再只是心底奔腾的岩浆,而是从皮肤下,从交缠的唇齿和身躯上,从粗重的呼吸间释放出来。在… (阅读全文)

2007-03-08 23:57:19517 浏览

再返回喀什的路上,尽管车子有点小毛病,不时停在对汉人来说极危险的地方,但有人总比没人好,哪怕是敌人,这就是我劫后余生的一点感触吧,在喀什住下,真是一身轻松,和著名导演***的夫人阿姨一起推杯换盏,我俨然成一个独闯昆仑的英雄青年,真是国之栋梁啊(我真忍不住频频崇拜自已啊),几顿酒喝下来,不得不对着镜子问一句: “贵姓啊?”还是姓冲。 疯狂采购完毕,便归心似… (阅读全文)

2007-03-07 23:58:48559 浏览

列位看官,笔者行文至此忍不住插一句:“陈兄家洛只见空空香塚,可悲可叹!”他,他,他被乾隆骗了!香香公主者谓谁?香妃者也,香妃者谓谁?伊帕尔汗也。若有人再问“伊帕尔汗者谓谁”–香香公主也!(本公子为何在此闲闲叉开一笔,后文自有分晓),咱们花开两朵,各表一枝,且不说阿冲如何在香妃墓前追今抚古,慨叹不已(糟糕,说漏嘴了)。 还是先说说艾提尕尔清真寺吧,据说这… (阅读全文)

2007-03-06 23:03:55723 浏览

“汉唐开边,功名万里,甚当时,健者也曾闲。”虽尚无“冯唐易老,李广难封”之虑, 每念及此,亦是“窗外斜风细雨,一阵轻寒”–写在快乐边上 乌鲁木齐 一个人走在乌鲁木齐车来车往的街头,心中没来由地一阵恍惚,似乎轮回中的每一点印记都与这个城市无关,结缘正是这一生。想想几十分钟之前在舷窗中看到皑皑雪山共层云一色的心动,早已化作“渺万里层云,千山暮雪,只影向谁去”的长… (阅读全文)

2007-03-04 15:36:11989 浏览

题记 “坐卧常携酒一壶,不教两眼识皇都, 乾坤许久无名姓,疏散人间一丈夫。 ” 皖南不等于黄山。 我承认,黄山是皖南山系中的美女,但她早在旅行社的诱惑下沦落风尘,你看那满山的狂蜂浪蝶,不过名妓也有她的好处,会把你伺候得舒舒服服–吃住都搞定,旅游跟线路,不过大家的感受都差不多,好像吃麦当劳,永远一个味道,有没有想过背包自助游皖南?无导游,无标准间,无空调车…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