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关于吃 的存档信息

去Markham森林里采蘑菇吧

 虽然都已经是采蘑菇的叔叔与阿姨辈了,但大家伙采蘑菇的热情是一点不减。一声招呼,大家都心情激动地奔向森林了。路上有多少红灯也不能阻挡车队的征途,原以为会跟丢一二台车,结果,一个都没落下,哪台车都不想被落下,跟得紧紧的。 钱先生是安省蘑菇协会会讲国语的会员,他来加拿大十多年,几乎每年都会跑进林子里做一把采蘑菇的叔叔。听他给我们开讲座时讲到林子里的蘑菇… (阅读全文)

[阿妍厨房]翻沙南瓜-金沙南瓜

 最近忙乱,继上次“低收入家庭公车资助”项目后,我们今年的另一个针对低收入家庭的项目“冬日 温情”也获得了政府的资助。所以请原谅我目前做图的粗糙与省略。好像以前也没怎么精致过,一直就很糙。  这道菜是家里的保留菜品。  南瓜对糖尿病患者的好处自不言说。但是,鸭蛋黄可能有点那个不太健康。但少少应当还是木有什么问题吧。健康专家们就此飘过。 做法极简单。 材料:南… (阅读全文)

【阿妍厨房】杏子鲜虾鸡蛋盏

 家里的杏子熟了。黄澄澄一片,阳光下配着绿叶十分好看。突然就想到,为什么不拿它试试做菜呢? 在此,重新特别说明一下:我不是正规持有加拿大安大略省厨师牌照的。我相信在51上开厨房博客的各位均不持有此牌照,都是自己在日常生活中做菜的感觉,放上来给大家分享。 我想起当年我的房东一事。我告诉他蒸鱼可以用微波炉试一试。因为我当年在广东时,因为赶时间,经常用微波炉… (阅读全文)

[阿妍厨房]家庭绿豆糕

这个东西太费手工了。不建议做。 材料:脱皮绿豆,糖,水— 家庭自做的健康,不加琼脂和其他添加剂。夏天吃清爽,绿豆有解毒清凉。 做法: 这个是最最头痛的,没办法拍。 1.脱皮绿豆泡水24小时,脱皮绿豆在超市可以买到袋装的。一定要泡24小时,泡涨了。 2.1 cup 脱皮绿豆配 2 cups水,煮,煮烂,记得要不停搅拌,否则糊了锅。 3.煮烂后过筛,过筛的目的是让绿豆糕的成品细腻… (阅读全文)

[阿妍厨房]花生酥饼

 好吃挡不住。 大夏天,弄个烧饼配点绿豆汤,这种吃法,我个人是很喜欢的。 可以将花生酱换成芝麻酱或者甜滋滋的其他酱。随便您喜爱。 做法: 1.面粉三杯,加一勺半发酵粉,一勺泡打粉。温水和匀后揉光静置。直到它发酵到二倍大。 2.弄一碗,三勺花生酱,二勺红糖。拌匀。 3.面团发酵好后,擀成大面片,抹上花生红糖酱。卷起来。一边抻一边卷。  4,最好用手揪成一个个小剂子… (阅读全文)

[阿妍厨房]一碗怀乡肉

    跟人讲我会拿Liberterre 的肉做“红烧肉”。朋友很吃惊:这有什么出奇的?或者 你这不是糟蹋这个品牌的肉么! Liberterre 品牌的肉并不是任何超市都有售卖,这样讲可能会得罪一些人。 不知道有多少人和我有相同的感受– 加拿大华人超市的肉做出的味道与国内的猪肉做出的味道是不同的。在登陆之初,我在大中华超市,丰泰超市,甚至华盛超市买猪肉,回家做出来的味道就是不香… (阅读全文)

【阿妍厨房】夏日凉藕

 这道菜是江汉平原人家的家常菜。可着全中国算起来,真正产藕的地方又有多少呢?我婆婆讲过去他们每年只有在冬季吃得着非常少量的藕,所以,一般不买,物稀则贵啊。但是,咱的家乡有洪湖,“洪湖水浪打浪……..四处野鸭和菱藕,……”多富足啊。就算是荆州城内有些湖塘也都种上荷花,坐收莲藕。从夏日吃莲蓬,到挖藕苫(清炒藕苫这道菜,不是江汉平原的人,谁能吃过?),秋… (阅读全文)

[阿妍厨房]生炒糯米饭

 上周日,社团组织了一次“野外采摘蘑菇讲座”与“素食演示会– 五菜一汤一主食”。会场坐得满满的。今天推荐的这道“生炒糯米饭”就是负责演示素食的Susan老师现场演示的。 做这道饭非常简单,快捷,适合不爱在厨房多做的厨子们。 做法: 糯米泡水二小时左右。(现场Susan来不及现泡,就将未曾泡水的糯米直接倒入锅中)。 其他材料:杂豆(超市有卖各种豆混合在一起的,大约$2.99左… (阅读全文)

[阿妍厨房]盆菜的快感

 “大块吃肉,大碗喝酒”这种饮食风格体现的不仅仅是豪迈,更有一种人生得意须尽欢的快意。 为什么不呢? 虽然从小没有饿过,但家中吃饭的风格从来不是小碟小碗的精致,“都是吃长饭的娃,哪有什么剩饭”俺娘经常这样回忆过往吃饭时的情形。二个娃,吃的是抢饭。婆婆更深有感触地回忆,她过往只能吃领导与他哥哥剩下的汤泡饭,不管炖多大锅肉,等她去吃时只能是汤水洗筷子了。所以… (阅读全文)

[阿妍厨房]推荐一种马来酱

 上周和好友一起去吃马来西亚餐。满满一桌的菜,对它的一种蘸料情有独钟,询问有没有卖的,人家很遗憾得没有。临走时,发现餐厅有售卖其他各种马来西亚的调味料的。相中了一个带辣椒的。就是下图的那个。和丁香一人买了一瓶,出这个帖也是想和她分享一下这种酱料的吃法。 这种酱,初入口时微甜,入喉时感觉到了—- 辣。但不似四川辣椒的凶猛,恶狠狠,浅浅一下就过去了,如美…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