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5月25日 的存档信息

父亲的肩膀

在我们刚刚落地加国的时候,每次打电话回国,父亲总是很紧张地问我们:“还好吧,太苦的工不要打啊,我们可以寄钱给你们,我们靠退休金也够了,钱放在银行里也没啥用,你们平平安安就是最要紧的事了。”我说:“老爸,不要,千万不要,我们还过得去呢,怎么能加重你的负担啊。”父亲叹到:“嗨,傻孩子,你知道男人的肩膀是可以扛一个世界的,你呀,我们的傻丫头,就是这个世界里永远…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