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肩膀

字体 -

在我们刚刚落地加国的时候,每次打电话回国,父亲总是很紧张地问我们:“还好吧,太苦的工不要打啊,我们可以寄钱给你们,我们靠退休金也够了,钱放在银行里也没啥用,你们平平安安就是最要紧的事了。”我说:“老爸,不要,千万不要,我们还过得去呢,怎么能加重你的负担啊。”父亲叹到:“嗨,傻孩子,你知道男人的肩膀是可以扛一个世界的,你呀,我们的傻丫头,就是这个世界里永远的主角,在你们翅膀还没有完全长硬之前,有什么坎坷,让爸爸的肩膀帮你们分担一些吧。。。

    父亲的肩膀,那个我思念深处最安全的地方。。。

    记得在我5,6岁时,父亲已是一名虽清贫但非常出色的教师了。由于他书教得太好,以至于家里常有客人来请父亲作家教。那个年代,还没有人把家教当副业的,父亲也从未收过一分钱,不过,那些学生会带些点心什么的给我们。

    这是一个周日的清晨,门又被敲得咚咚响,原来是父亲的一位学生,他左手拎个大篮子,右手拎着一只手袋,见开们的是父亲,就大声问候着:“早上好,老师,这是我的一点心意,老家带来的鸡蛋和上海买的巧克力,给你女儿的,收下吧,老师。”父亲赶紧阻拦:“不行,太多,太重,我教你是因为你的天份,我不能收,不能,拿回去,要不老师不再收你作学生了。。。”他们一直推来推去,没完没了。那天,母亲出差了,要不母亲和父亲一起上阵可能速度会快些。江南的冬天十分寒冷,屋檐上挂满了冰锥子,我记得自己穿了件红大衣站在他们后面看着,等着,盼着,也冻着,很久很久,那个学生终于带着那篮鸡蛋和手袋走了,父亲留下了其中一盒巧克力,满面笑容的转过脸来,嘴里还嘟哝着什么,这孩子家里也不富裕之类的话。也许是因为等得太久的缘故,冻得我手痛脚麻,见生人一走,忽然觉得委曲,“哇”的一声大哭起来,父亲不知出了什么事情,立即奔过来抱起我:“叶子怎么了,啊?!有巧克力呀,看看。”我哭着说:“我冷,冷死了。”父亲亲了我一下:“哦,不要紧,不要紧,爸爸抱着你跑步,跑两圈就不冷了。”于是,父亲真抱着我沿着院子里的小路跑起来,我一边听着父亲脚下咯吱咯吱的踩雪声,一边听父亲唱那段:向前进,向前进,战士的责任重,奴隶要翻身。。。

    不知不觉中我早已不冷了,趴在父亲的肩膀上,开心得拿着巧可力玩,“不冷了吧,叶子,”父亲问。我眼一眨说:“叶子还冷,爸爸再跑一圈。”父亲一摸我的手:“小坏蛋,手都热了,还说冷,我要去备课了,自已玩会儿,煮饭时,再给你讲故事。”父亲就这样放下了我,备他永远也备不完的课去啦。

    父亲,你总是太忙了,其实你知道的,你的小坏蛋撒个小谎,只是不想离开你的肩膀嘛。。。

分享博文至:

    18 条评论

  1. 1. persianprince - 2007年5月26日 00:29

    令人欲泪。

  2. 2. 新蓑笠翁 - 2007年5月26日 01:46

    板凳也好!看着你幸福的样子,真的为你高兴。 祝福天下所有的父亲。

  3. 3. 枫树A - 2007年5月26日 07:29

    好温馨的回忆,祝福你和家人永远健康,幸福!

  4. 4. 阿妍生活日志 - 2007年5月26日 08:35

    祝愿你的父亲健康平安.

    呵.我做老师时有一年学生给我送了半边猪.吓坏我妈了

  5. 5. 趴趴 - 2007年5月26日 09:49

    小树,周末愉快

  6. 6. 爱米 - 2007年5月26日 15:06

    向你的父亲问好! 祝福天下所有的父亲。

  7. 7. olive tree - 2007年5月26日 16:30

    王子,大新:我想如果你们有孩子了,一是个好父亲。 枫树,阿妍,趴趴,爱米:周末好,也问好你们的父母。

    阿妍,我们的父母都是老布尔什唯克,不管怎么说,他们曾经忠实过自己的信仰,活在一种很充实的精神状态里。

  8. 8. 长发飘飘 - 2007年5月26日 20:22

    呵呵,印像中好象从来没对老爸撒过娇,俺只对老妈撒娇. :P

    祝福小树和你的父母~

  9. 9. 入乡随俗 - 2007年5月26日 21:17

    看完一是热泪一片。好好珍惜这份父爱…

  10. 10. 遠方 - 2007年5月26日 21:36

    感動啊感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