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7月 的存档信息

美丽的女人有罪吗?(连载1)

新来的女生很特别     我上小学四年级的时候,班上转来了一位女生,名叫英英。听老师说她是从香港来的。英英长了一头棕色卷发,软软地洒在肩上,皮肤特别白晰,眼睛里总有一种怯生生的东西,悄然躲藏在她长长的睫毛下面。她爱穿带花边的衬衫和背带裙,让班上的女生由不得生出几分羡慕或妒嫉。     英英不爱说话,下了课也常是一个人站在走廊的石柱子后面看我们踢毽子,跳皮筋… (阅读全文)

别具风味的咸豆浆

    豆浆是我父母最爱的早餐. 老妈爱吃甜豆浆, 老爸却酷爱咸豆浆. 有趣的是他倆退休体检时, 老妈血压偏高, 老爸血糖偏高, 于是他们决定, 爱吃啥吃啥, 别太过份就行.     关于豆浆, 我随老爸, 也爱吃咸的. 咸豆浆的做法也不算太麻烦. 去超市买来新鲜白浆, 外加酱油, 虾皮, 榨菜, 肉松, 小葱就行了, 看看,比甜浆里的一勺糖要丰富多了.     先取一大碗, 将适量的虾皮, 肉松和切碎… (阅读全文)

加拿大不会变成第二个中国(八)

    “南希”的话一点儿也没错,找工的路确实是要靠我们自己一步一步地往前走,摸不到门道,好PAY的累脖工也不是垂手可得的,更不用说我们想像中的专业工了。     在我挣够了我需要的第一笔钱后,我决定不再打累脖工了,因为我的体力是不能很好胜任这种工作的人。不是每一次都会遇上象恩伟那样的有度量的人,也不是所有的西人公司都对华人友好,我大哭过,深度忧郁过,完全绝望…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