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6月28日 的存档信息

G牌折磨,全面告终

谈起学车和考车牌,那曾经是我最头疼的事。 笔试容易,100分,但是脚一跟油门沾上,就是零分。可是,一来不想大冬天的在雪地里等车,二来好的雇主都要看你有没有车牌。加拿大,就是个大。看一眼,啊!一望无际的美,走一走,天!没完没了的远。不开车,很不方便。 没办法,只好硬着头皮学开车。跟着全科班上一位老大姐选了教练,练车是从不过40公里,半年后,老大姐去考,没过…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