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0月 的存档信息

风雨兼程(86)–三寸天堂

标签:

悯没有仔细看看律师信,只记得段诚说了,孩子和房子都归她,她没有力气再去细想什么,就答应了和段诚在律师事务所见面。 翻开那份离婚协议,段诚的律师见他们两人并不是解脱的表情,却拿着笔忙着签字,为了对他们负责,就提醒他们好好看一看,那份离婚协议对女士是十分优厚的,除了孩子和房子都归女性以外,段诚每个月还要付给悯一千加元的小孩的抚养费,当初律师起草这份文件… (阅读全文)

风雨兼程(85)–最后通牒

标签:

段诚心中的怨气, 在酒精的点燃下, 当着老友邱章的面串起了激烈的火苗。 “ 我在外面的忍受的压力已经够大的了, 回到家里还要受老婆的讥讽,她这样日复一日的折磨,把我的心弄得脆弱不堪,脾气也随之爆燥的令人难以忍受,因此工作中和同事经常闹得不愉快,雅荷成了我唯一可以寻求安慰的人。开始, 我很小心, 因为想到女儿,我没有打算离开悯和孩子, 所以,每次不开心,在雅荷眼里… (阅读全文)

平淡人生小花絮(9,10)

1.条件反射  早上居然没有听到闹钟响, 迷迷糊糊地惊醒, 结果儿子上学要迟到了. 为了赶时间在他的中饭里少放了最重要的一味, 还放错了酱, 快到学校了才想起来, 连忙请求原谅, 还好那位也是半梦半醒, 说什么都答,” 好…好…”. 回来的路上, 还没有醒透, 竟然油门一踩, 去了我已经卖了的老房子, 多转了好几个弯都没有发现, 一直到了门口发现停门口的车不对才反映过来, 赶紧三点… (阅读全文)

风雨兼程(84)–是谁变了

标签:

回到家里的韵香, 变得有些沉默。邱章一看韵香的神色, 不调动任何一颗脑细胞, 也猜出了结果。作为依然痴迷于旧情的邱章,早知道这种事儿靠劝是解决不了的。其实他们现在这相敬如宾日子,也让他有点头疼, 在他的心里, 完全是出于道义才维持这段婚姻, 每当他虚假地讨好韵香时, 韵香那种小心翼翼的奉迎让他的心象塞了团棉纱一样, 堵得一踏糊涂。然而糊涂的日子他却逃避不了, 找老… (阅读全文)

风雨兼程(83)–爱就爱了

标签:

韵香的心, 被愤怒的火苗, 烤焦了理智, 浅意识里, 她最想做的事情, 是将一杯冰冷的茶, 浇在坐在她对面的雅荷身上, 或者, 应该是她的脸上, 让那一脸粉彩妆容, 瞬间融化在她泼出去的那一腔控诉里。 韵香拿起面前的杯子,   鄙视着漫不经心的雅荷,手却没有跟着心走,她毕竟从小到大都不是狠人,那一腔愤怒,终于还是浇回了自己的胸膛。 “ 你很生气, 我看得出来,我劝你… (阅读全文)

风雨兼程(82)–会见小三

标签:

在为悯一家操心奔走的日子里, 邱章一直默默注意着韵香的一举一动。有时候, 韵香会在夜晚跪在地上, 为悯可怜的孩子向上帝默默地祈祷。邱章睡了一觉醒来, 发现妻子竟睡在地毯上, 双手依然做着虔诚的祈祷状,他禁不住心疼起妻子,也对妻子油然而生了一种敬意。他再次感触,韵香, 是个心地纯良的好女人。为了别人的孩子、别人的家庭, 她能这么尽心尽力地去努力,这让他这个做过错… (阅读全文)

风雨兼程(81)–救救孩子

标签:

悯留韵香在家住了整一个星期, 期间, 老段回来了一次。那晚悯把孩子交给了韵香, 自己收拾得妩媚动人地出去了。韵香的劝告, 对她就是隔靴搔痒,毫无效果。老段看到韵香在, 起初有点尴尬,但是看到悯将女儿交给别人照看,自己疯狂地出去潇洒,就气得顾不上面子,冲冲撞撞地把自己的东西装了一整箱,对韵香手一摊, 那意思好象所有事也怨不着他一样。然而转身之际,女儿那几声带着… (阅读全文)

风雨兼程(80)–十年婚姻

标签:

谈到阿笛,悯的表情显得复杂了起来,她的眼神带着几分闪烁, 好象不敢让韵香看透自己。 “那段日子我太脆弱了, 又有几分好胜的心理, 于是和阿笛开始了约会。起初我一直都保持着分寸,我只想不在家的时间多一点, 让老段着急。所以,我和阿笛只喝点咖啡,聊聊天。他很喜欢和我说话, 每次他深情地注视我的时候, 我都有点良心不安。我们都见过他太太那个人, 挺和善。阿笛好象看穿了… (阅读全文)

一碗白米饭的魅力

十六年前,当加拿大刚刚对大陆开放了移民政策的时候,他们一家就从中国移民到了多伦多。那时候,他们的孩子才三岁多。落地半年后,主修工程的男主人,没有找到他理想中的高薪工作。又恰逢中国处于经济腾飞的阶段,他在中国轻易就找到了一份年薪40万的工作,于是他丢下了妻女,做了一名贵族太空人。每年,他只有一个月的时间飞回来和妻女团聚。在国内的时候,我们就相识,那时… (阅读全文)

风雨兼程(79)–事出有因

标签:

悯在谈到老段的时候, 是一种没有任何粉饰地、自然而然地倾诉。 “ 谁能想到, 那次舞会后, 我们彼此就老找借口见面。几个月后, 我们俩的心就长在一起了。二十岁, 我们都太感性了点。他外表儒雅平和, 内心却藏着一座火山, 他说,他的火山只为我才会喷发烈焰。真的,我们很深很深地爱过, 当时我想即使我会在烈焰中熔为灰烬我也不会回头。我很清楚,他是那种带着危险信号的男人。但…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