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2月 的存档信息

享受亲情

小满是个幸运的丫头,来的时候,除了自己的一口小箱子外,什么都没有。 五六年后,只是因为遇到了他,就从幸福的小两口,迅速变成了甜蜜的三口之家,更由于小满自己还没有完全长大,三口之家又迅速地变为了五口之家的三代同堂。节日前几周,小满就电话来敲定了吃饭的日子,据说,是他们爷爷很喜欢和俺说话,让俺务必到时候和爷爷多聊聊天,别光顾着吃! 嘿嘿,答应答应,到时… (阅读全文)

拥有生命真好

  这一年,有点特殊,那个关于2012 /12/21的传说,让我的心灵深处一直带着个挥之不去的阴影,虽然我并不太相信,虽然我从来不提(老人们说,害怕的事不要多提),但是一年来一直有个小声音在心里问我:“万一真发生了怎么办?” 带着这个小声音,21号那一夜,最重视美容觉的我一直不能入睡,听着外面风儿凄凄厉厉地来回穿梭,好似正在营造那一声最后巨响的恐怖氛围。天真要灭我们… (阅读全文)

做个发型欢度圣诞

十几年前,我们还没有出国的时候,有一对归侨要来拜访我们。他们是父母世交的亲友,父母让我一早就帮忙准备饭菜。当时在我的想象中,他们看上去应该很洋气时尚,这洋气时尚不单是指服装用具,也包括装扮与发型。 打小家里来人,我都是最开心的一个,因为我是独生女儿,在我们那个年代,大多数人家都有兄弟姐妹,所以,孤单的我总希望家里也能热闹一点,只要门一响,我通常最快… (阅读全文)

我这个扮相也挺帅的

这句“我这个扮相也挺帅的” ,是个十岁小女孩的口头禅。 在我们一家人还租住在地下室的时候,她是房东另一家房客的女儿,我们在那里住了两三个月的时候他们才搬来。住进来那日他们刚刚落地三天。 小女孩扎着正宗的羊角辫,小皮筋上悬着两粒草莓小装饰,走路的时候,小草莓轻轻跳跃着,和她一样俏皮可爱。那我就叫她小草莓吧。小草莓的皮肤透着健康的红润,牙齿少了一两颗,说话… (阅读全文)

从物价看时代变迁

我们在这里挣的是加元,回到国内用来花的却是人民币。这下子父母又要给我零花钱了。 那天我要单独带儿子去超市买点炒货和其他零食,老妈一下子就塞给了我三百块,外加一百元的苏果券。我对物价的认识还停留在我们出国的时候,就买点小零嘴用带这么多钱么? 老妈说:“ 跟你出国时候没法比了,这点钱,买不了多少东西,不信你试试。” 我印象中,买点炒货,五十元应该够了吧。出… (阅读全文)

他们叫我“假洋鬼子”(下)

被人称做假洋鬼子,的确不舒服,但是夜深人静的时候跟人打口水仗也没有那个精神了,看她们给换了雪白崭新的一床被子,气也就消了。 其实从入境那会儿开始,从边境官员的眼中我就读到了那四个字了,虽然他们用英文问我问题,我也用英文回答他们问题,但是他们对我们这些 “假洋鬼子”的态度是有别于真洋鬼子的。 嘿, 人就是这样,你明明和他一样的皮肤一样的脸,却偏偏拿着外国… (阅读全文)

他们叫我“假洋鬼子”(上)

去年初,因为孩子年迈的爷爷身体一直不太平,又在电话里流露出对孙子的深深思念,我怕让老人家落下什么终身遗憾,所以孩子一放春假,就带着他回到了阔别了多年的故乡。 如果我一个人回去,是可以将就住在家里的,第一次回国就是住家里,因为屋里屋外一样冷,除了长冻疮,还不能天天洗澡,三天,是最大的极限,没有洗澡的第三天,感觉皮肤的肥沃程度,可以用来种点什么菌了。我… (阅读全文)

圆满

(阅读全文)

护士小姐的微笑

定居多伦多这些年,身体比在国内时好了许多,那些多发的小毛小病都没有了,很少需要看医生。有了家庭医生后,他提醒我每年要做个体检,因为体检需要抽血,抽血就成了我和护士接触最多的时候。 家庭医生那里的护士是位南亚女人,就叫她丽吧。她有着浅咖啡色的肌肤,精瘦的身板儿和一双看上去永远疲劳冲血的眼睛。她算不上一个漂亮的女人。那位家庭医生是华裔二代,既雇她做前台… (阅读全文)

风雨兼程(101)–大结局

标签:

邱章看着两个人嘻笑着走进韵香的家门,没有追出去,有一种叫做绝望的情绪压在他的心底,他暗暗地对自己说:“ 你太狠了,我已经想明白了, 你就不能再多等我几天么,我们的好日子就要开始了啊?” 绝望中的邱章没有追出去,回到了家里。寂寞的豪宅中, 只剩下了悲哀。 公司的副总又来电话了,他不想接也不想听, 那是韵香家投资的, 他在里面算个什么呢?本来就是个被架空的角色,怪…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