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1月 的存档信息

吃的三重境界

  我的父母在年轻的时候,国家很穷,在最饥饿的时候,他们经历了三年自然灾害,尽管工资不低,可是世面上买不到大鱼大肉。那个时候,母亲一米63的个子只剩下八十斤,父亲一米75的个子,只有九十多斤,他们的结婚照看起来,绝对有现代的骨干美。只是那种骨感不是减肥减来的,是饥饿和贫血导致的。那时候,他们经常用炒面充饥,买不到精面粉,就买黑面炒,煮粥,也常常煮小米粥… (阅读全文)

他,就这样发达了(27)–现实点吧

标签:

女人,为了爱去伤自己最爱的人,最痛的肯定是她自己。 小郝低下了头,默默地走出了歌厅,从程国功仇视的眼睛里,她知道,她和他不会再有故事了,她终于伤透了自己的心,也伤透了他最爱的人的心,两行泪滑出了眼眶,被冷风很快吹散而去。 小瞬从刚才的幸福仙境中一下子跌落进了一团迷雾森林。这种事情的发生让她开始怀疑程国功的对自己的爱,小欣冲出歌厅的时候,他分明察觉了… (阅读全文)

天使的眼泪–博友是交过心的朋友

我一直以为,博友是一种淡淡交往的朋友,读一篇她的文,吟一段她的诗,赏一首她的歌,留一份她的足迹就可以了。不一定需要知道她是谁,不一定需要认识她,不一定要关心她真实的生活,不一定要和她有私下交往。我一直以为,这样交来的朋友只限于文字交流和娱乐,只要记住那个给你带来快乐的名字,然后再把快乐带给她就可以了。不用太上心,不用太关心彼此,就这么萍水相逢般擦… (阅读全文)

他,就这样发达了(26)–爱的残局

标签:

程国功正在那里不知所措地自我纠结,小郝见大家都坐定了,高着嗓门提议:“我们先请领导和他的未来夫人来一首怎么样?!” 所有人都开始鼓掌,艾军想阻止已经来不及了。程国功仿佛被人点了穴位,脑子里一阵发懵。身边的小瞬已经拿着歌单在找曲子,为了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他只好谎称去上洗手间。 离开那一屋子的喧嚣,程国功用冰冷的水不断地浇到自己的脸上,气血乱撞的心渐渐冷… (阅读全文)

回国杂记–好人多磨难(下)

小时候的萝萝,是个大眼睛,长圆脸的女孩子。我上小学二三年级后,如果父母都不能准时下班,父母会给我点饭菜票去食堂买大肉包子吃。只是我们放学时,食堂里所有窗口都没有开。也没有打饭的人。这时候经常有个小女孩在两根粗柱子间栓着皮筋跳来跳去。这个女孩子就是萝萝。萝萝很喜欢我和她一起玩皮筋,我在小学时,是玩皮筋的先锋。我教会了她很多新花样,她对我颇有几分崇拜… (阅读全文)

回国杂记–好人多磨难(上)

每次回国,我一定要去看一个人。她是我幼儿园时的老师,吴阿姨。 吴阿姨是主官幼儿园食堂的老师。她并没有给我们上过课,只在吃午饭和下午茶的时候经常出现。还会在中午睡觉的时候,来帮我们掖被子。 我们幼儿园里,有教师的孩子,也有校机关的孩子。老师们对这两拨孩子经常不太一样。幼时的我,并没有感觉出来,但父母在安排食宿上经常有些看法,有看法也只是叹息,并没有为… (阅读全文)

回国杂记——美龄宫中香魂依旧

在家乡的东郊风景区,早就坐落着一个神秘的建筑。此建筑外表看起来,古色古香,内在结构却接近当今社会的现代豪宅。这两年,经过翻修,用新法做旧的手法,再现了80年前,中华民国第一夫人宋美龄与蒋介石生活与工作的居所。在这个居所里,依然可见这位传奇女子的生活轨迹。 这就是美龄宫的外观 一进门的接待室,想和第一夫人见面和通话,就要经过接待人员的允许 美龄宫中很多侍… (阅读全文)

他,就这样发达了(25)–刺心的爱

标签:

正在拼命将心中丝丝缕缕的爱锁住的小欣,被艾军和小郝强行拉了下来,小欣回头看了眼小郝,很久前,她就从夏叔那里听到过有关程国功和小郝的往事,聪明的她,用恋爱中最弱的智商也能猜到小郝的意图。她转过脸去看了眼毫无防备的小瞬,很想自己能从这场错爱中拔出来。谁知她正要推开小郝和艾军,程国功就走了过来:“不许走啊,一个也不许走,这个月大家的业绩都不错,业绩最好的… (阅读全文)

他,就这样发达了(24)

标签:

程国功正要兴奋地离去,一转身看见吧台里有戒烟糖买,就抓了盒最精致的叫住了已经走出几步远的小欣:“嘿,接着,下次谈话,只带着你自己,别再沾那玩艺了,好吗?”然后,就把戒烟糖对着小欣扔过去。 小欣下意识地抬手接着,那握在手心里的戒烟糖,仿佛是一颗既温雅又蓬勃的男人心,又好像是一份刺心的爱情,一份今生无缘拥有的爱情。程国功看见霓虹灯下的她,显出几分不常见的… (阅读全文)

回国杂记–为了面子开宝马

中国是个拥有十五亿人口的国家,十几亿是个什么概念? 比起加拿大三千万的人口,中国的人口是加拿大的五十倍啊。但,可居住和生存的土地,却并不比加拿大多多少。这么庞大的人口大国,交通自然是个令人头痛的大问题。 公平地说,中国政府在大城市交通方面,是用了心去改革的。现在公交车非常方便,任何一个小区附近,都有通向城市不同方向与角落的公车,而且车票相对于人们的…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