舌尖上的回忆—家乡牛肉面

字体 -

红烧牛肉面,一直是父亲最喜欢的小食。他喜欢将牛肉切成小小的方块,在高压锅里红烧了以后,做面条的浇头。 父亲喜欢买带点筋的牛肉,经过高压锅的烹煮,牛筋变得Q软,加上父亲很会调味道,那一口带筋的牛肉咬下去,舌头简直别提有多么的享受了。

母亲也挺喜欢牛肉面,和父亲不同的是,母亲一直口味清淡,所以,母亲喜欢干切牛肉面。制作方法和父亲略有不同,父亲是切成小方块,母亲则是切成大方块,父亲把佐料散放进锅里,母亲会用个纱布将佐料包起来浸入汤里。每次调味的时候,父亲都喜欢亲自上阵,即使母亲做干切牛肉时,父亲也要求帮助调味,我知道,他是怕母亲做得过于清谈了。

也许,这都怪我对父母亲撒的那个慌,父亲问我爱吃红烧牛肉面还是干切牛肉面,我都是说爱吃红烧牛肉。母亲问我的时候,我就变成爱吃干切牛肉面了。这么回答父母,他们各自都会开心地说:“看,女儿的口味随我!”我喜欢他们开心的样子,他们俩都开心,我就拥有了两份快乐。在他们心里,肯定是想做出女儿最喜欢的口味, 所以,一个担心太清淡,一个担心太浓烈,嘿嘿,其实,我的口味一直偏向母亲,却吃了几十年父亲口味的美食,唉。。父亲太爱吃,母亲太贤惠。

这碗普通的干切牛肉面,是我在加拿大经常做的简单美味。尽管这里的牛肉天天在涨价,不过比起国内,它仍然算个“主妇动心价”。买两磅牛展,切成大块,过水后,放入砂锅,水没过牛肉,加八角桂皮,生抽、老抽、盐、糖,比例根据自己的口味调整,加点醋和料酒,口味会更加富有层次感,牛肉要卤两个小时以上,然后取出放入容器里,摆入冰箱,然后,卤子留好。

第二天,冻好的牛肉特别容易切成薄片,把面下好,把喜欢的蔬菜浇头做好,牛肉卤煮滚,就可以将干切牛肉放在面上,再把牛肉卤子浇到上面,如果喜欢,放点葱花、淋点麻油、老干妈等。

一碗被浓密的乡情包裹着面条,在游子品来,其实滋味万千。。。

牛肉面.jpg

芦笋三丝和豆瓣炒鸡蛋也可以做牛肉面的浇头

xiaricai2.jpg

xiaricai1.jpg

分享博文至:

    10 条评论

  1. 1. maobei - 2014年8月17日 21:14

    好吃的牛肉面。喜欢。小树的厨艺好棒!赞一个!

  2. 2. 茗泉 - 2014年8月17日 23:41

    喜欢您父亲做的那种牛肉面,但还是和你一样,常吃清淡的您母亲做的那种牛肉面 :)

  3. 3. olive tree - 2014年8月18日 05:59

    MAOBEI:谢谢鼓励,爱吃有理,做菜无罪~~

    茗泉:这里牛展适合干切,牛腩适合红烧,换着做,就很好。

  4. 4. 加国无为 - 2014年8月18日 11:31

    在异国他乡漂泊的时光里,最思念的莫非是一碗homemade的葱香牛肉面。

  5. 5. olive tree - 2014年8月18日 13:17

    无为:或者是武汉热干面,现在超市里都有卖了,让人最怀念的就是HOMEMADE这个词~~

  6. 6. maobei - 2014年8月18日 14:15

    做菜无罪???小树:我 我 我??????????糊涂了呀????

  7. 7. olive tree - 2014年8月18日 14:31

    maobei: 我就是想说爱吃是件理直气壮的事啊,于是套用了那个旧句子。。。

  8. 8. maobei - 2014年8月18日 17:03

    应该是:“爱吃无罪,不吃有理。”吧,把我搞糊涂了。呵呵呵!

  9. 9. samtung - 2014年8月18日 21:34

    牛肉面的美妙,从南到北,各不相同;兰州牛肉面,牛骨汤泡制,手擀的,尽到;上海牛肉面,清清的葱丝,加上笋丝;广东的牛肉面,广东人喜食加了碱味的,特别爽口;而海南岛的牛肉面,吸收了海南鸡饭的烹饪方法,面试住了以后,用油捞过的,很糯,过桥牛肉面,加上了鸡汤,马背民族的牛肉面,因为随时都要上马参战,自然考牛肉,油炒的糌粑,一把牛肉,一把炒面,北有一番异域的风味。洋洋大观,林林总总,壮哉,牛肉面。

  10. 10. olive tree - 2014年8月19日 13:48

    maobei:想怎么说都行,你是自由的,我也是自由的~~

    samtung:你这么懂面啊,我只是想念老家的味道,面条当中,牛肉面似乎最让人感到壮观,不知为啥。

发表评论